非洲|尼日低疫情之謎

尼日的低感染率

激起流行病學家與世界衛生組織(WHO)官員等興趣。

西非內陸國家尼日境內大部分為沙漠地區,卻似乎成了天然防疫區,其過去幾個月主要防疫病房沒人使用,原先倉促設立的隔離設施積滿灰塵,街道上幾乎沒人戴口罩,好一段時間沒有確診病例。由於疫苗需求極低,政府甚至把疫苗出借有需要國家。

尼日是全球出生率和貧窮率最高的國家之一,曾被世界衛生組織(WHO)列為面對疫情爆發時最無力應付的非洲國家之一。爆發疫情逾一年來,許多非洲國家已陷入第三波疫情,新變種病毒肆虐令新增確診人數不斷創新高。

儘管尼日飽受經濟與國家安全等諸多挑戰,但迄今未受疫情蹂躪。專家認為其高溫與乾燥氣候、人口分布稀疏與各個定居點之間少有連繫、加上為全球人口最年輕的國家,讓尼日成為病毒學家極重要的研究對象。

專家指出,高傳染力的Delta變種病毒,以及尼日近期重新開放邊境的決定,仍然對這個大部分人口未接種疫苗國家和其醫療系統構成威脅。但其位於尼日河旁的首都尼阿美,迄今未像其他許多非洲國家那樣爆發嚴重疫情。

染疫人數僅占0.02%

在尼阿美經營當地有錢人與外國人最愛餐廳Le Pilier的義大利老闆吉安尼(Vittorio Gioni)說,其餐廳在周末仍高朋滿座,每天收入跟兩年前全球未爆發疫情時一樣多。

雖然去年春季因尼日關閉機場,不讓外國旅客入境,他不得不暫時關門,但很快就恢復營業。

該店老顧客之一尼日石油部長伊索福(Sani Issoufou)說:「在這裡用餐感覺就像2019年疫前那樣。」

尼日面積是美國德州約兩倍,人口2,400萬人較紐約州多,但其迄7月底止累計確診人數略高於5,600人,僅占總人口的0.023%,累計死亡僅195人。

尼日專門照顧新冠病患的最大加護病房負責人格多(Adamou Foumakoye Gado)說:「我們本來預期這裡會被疫情壓垮,結果從未發生這狀況。」

他說自4月以來這加護病房就沒有重症病患,他正被重新調派至應付更嚴重的瘧疾疫情。

在疫情似有若無之下,尼日的疫苗需求量極低。在各國為疫苗不足而煩惱時,尼日5月底做出一個不尋常決定,把10萬劑阿斯特捷利康(AZ)疫苗借給西非鄰國象牙海岸。象國面積僅尼日四分之一,但確診人數高出逾十倍。

目前尼阿美的主要篩檢中心,往往好幾天也沒發現一個確診病例。其去年疫情爆發之初搭起的四個用來隔離病患的大帳篷現在已荒廢無人使用。

在尼日狀況看來風平浪靜之際,非洲多國疫情卻惡化。WHO警告有跡象顯示非洲單日新增確診人數會突破其1月的前波高峰。像位於赤道的烏干達近幾周來新增確診人數令各大醫院難以負荷。

一半人口不到15歲

沙黑爾(Sahel)是撒哈拉沙漠南邊與赤道雨林非洲之間的狹長地帶,這裡除了尼日,還有包括布吉納法索、馬利和查德等國家。

非洲自去年初發現首宗確診病例後,沙黑爾迄今累計確診數僅12.5萬人,明顯低於非洲其他地區,尼日更僅占沙黑爾確診比率約4.5%。如此低感染率引起流行病學家與WHO官員等興趣。

專家認為尼日位於地球上最不適合新冠病毒存活的地區之一,因為沙黑爾極度炎熱和乾旱氣候而不適合人類居住。研究指出高度日光曝曬和高溫,大幅減少病毒透過空中懸浮微粒與表面接觸的傳播風險。

除了氣候,尼日是全球人口最年輕國家,約一半民眾不到15歲,而且大部分人居住在少有對外連繫的聚居點,成為隔絕病毒傳播的有利條件。

專家還指出尼日防疫政策得宜,像去年3月出現疫情後迅速禁止民眾到清真寺禱告,並且封鎖邊境,這較英國超前部署五個月。

精句選粹
Niger’s low infection rates have piqued the interests of epidemiologists and WHO officials.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