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美|委內瑞拉打古巴疫苗

古巴Abdala成為拉美地區首支獲EUA的新冠疫苗,

對疫苗取得不易的委內瑞拉可謂及時雨,

但委國專家質疑古巴疫苗效力,憂心委國人民淪為白老鼠。

古巴國產疫苗Abdala在7月9日取得緊急使用授權(EUA),是拉丁美洲第一支獲EUA的新冠疫苗,古巴盟友委內瑞拉一口氣訂了1,200萬劑並開始施打,但委國醫師團體及公衛專家質疑古巴疫苗,對其效力和安全性提出警告。

古巴當局指出,Abdala疫苗是以古巴獨立戰爭英雄馬蒂(Jose Marti)的詩作命名,必須接種三劑,每劑間隔14天施打,保護效力達92%。

Abdala疫苗在今年4月結束第三期臨床試驗,古巴公共衛生部表示,該國1,100萬人口中,超過100萬已接種一劑。

專家怕民眾成白老鼠

不過Abdala的實驗數據未公開在科學期刊,該疫苗也沒納入世衛組織(WHO)的緊急使用名單,委內瑞拉公衛專家對貿然施打Abdala予以譴責,直指疫苗資訊不夠透明。

古巴政府駁斥外界對其國產疫苗的批評,其實該國在疫苗開發上有豐富的經驗。古巴製的流行性腦脊髓膜炎疫苗與B型肝炎疫苗,還出口到拉美和其他地區的開發中國家。

新冠疫情爆發後沒多久,哈瓦那當局便投入至少五款新冠疫苗的研發,其中Abdala與Soberana(西班牙語,意指主權),儘管尚未獲得古巴衛生當局全面批准,但古巴政府官員聲稱已經準備開始使用。

Abdala疫苗在委內瑞拉開打,但多數委國民眾仍持懷疑態度。領導醫師聯盟(Doctors United)的外科醫師洛倫佐(Jaime Lorenzo)說:「他們要把委內瑞拉國民變成實驗室白老鼠。」該社運團體對政府的疫情處理多所批評。

對委國總統馬杜洛來說,國庫空虛難以採購疫苗之下,來自抗美盟友古巴的疫苗,無疑是救命及時雨。

目前委內瑞拉的疫苗主要仰賴中國和俄羅斯供應,中俄已提供300萬劑疫苗給人口2,800萬的委國。美國約翰霍普金斯大學指出,委國的疫苗接種率在南美國家敬陪末座,完全接種的占不到人口1%。

委內瑞拉6月底收到第一批Abdala疫苗,就在古巴宣稱該疫苗保護效力高後沒幾天。委國官員將古巴疫苗到來,定調為反抗在華府的敵人之舉。美國政府支持委國反對黨領袖,不承認馬杜洛政權。

官方疑低報染疫人數

委內瑞拉官方公布的新冠肺炎確診數不到30萬,死亡數3,000多人,但醫師團體及殯葬主管皆稱,實際染疫和死亡數字恐怕比帳面上高出多達20倍。馬杜洛專制政權長期被控隱瞞操縱健康數據,不僅逮捕公開實情的醫生,也未將疫情狀況呈報給國際組織。

委國當局選定卡拉卡斯西方的軍事基地圖那堡(Fort Tiuna),作為古巴疫苗Abdala施打站。當局透過即時通訊軟體WhatsApp發訊,鼓勵圖那堡附近居民踴躍接種,聲稱Abdala符合世衛標準,約有萬人完成第一劑接種。

但委內瑞拉國家醫學院(National Academy of Medicine),對於施打Abdala疫苗提出警告,認為該疫苗尚須經過更多試驗。醫師聯盟領導人洛倫佐也指出,古巴疫苗「完全欠缺透明性」。

馬杜洛曾誇口要在9月底前,達到七成的疫苗覆蓋率,但批評者直言,從委國取得疫苗困難來看,這根本是不可能任務。

精句選粹
Cuba’s new COVID-19 vaccine finds testing ground in Venezuela.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