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亞|瑜伽之都「疫」蹶不振

過去每年都有大批外國觀光客蜂擁至瑞詩凱詩(Rishikesh),參與當地瑜伽訓練課程,

但在疫情期間這樣的盛況已不復見,

瑜伽學校與老師們被迫面臨失業困境。

隨著瑜伽愈來愈受歡迎,位在喜馬拉亞山腳下的瑞詩凱詩(Rishikesh)已成為全世界的瑜伽之都,吸引許多外國旅客前來朝聖。然而疫情卻已嚴重衝擊這個位在恆河邊、人口10萬的小鎮,因為多數外國人無法到訪,過去一年許多瑜伽學校都關閉歇業。

教師無奈改行餬口

45歲、有兩個小孩的米希拉(Kalpana Mishra)已經放棄教導瑜伽與冥想課,轉至當地旅館從事一份薪水較低的工作,而且必須動用部分積蓄來支付生活所需。

在印度總理莫迪的提議下,聯合國已於2014年將6月21日定為「國際瑜伽日(International Yoga Day)」,疫情期間使瑜伽的實用性更受重視,不只是有益身體健康,也有助於對抗隔離期的孤立與低落。

瑜伽最初源於逾2,500年前的印度,在過去一個世紀擴及西方世界,並且在全世界許多地方受到歡迎。位在喜馬拉雅山腳下的瑞詩凱詩也是著名的印度教朝聖地點,教徒會在當地冥想、祈禱,或作為行往喜馬拉雅山的中途停留站。在宗教上的連結曾迎來許多海外遊客,包括披頭四就曾於1968年到此地靈修。

瑜伽在全球成為日益普及的運動,使得瑞詩凱詩的瑜伽訓練行業蓬勃發展,在該鎮中心就有超過200家瑜伽學校。官方資訊顯示,2018年約有6,000名外國遊客來到瑞詩凱詩。

但印度2020年3月底宣布實施全國封鎖後,這些瑜伽學校也被迫關閉,雖說數月後政府允許再度開啟,但印度仍未允許海外觀光客進入,無疑也斷了許多學校的財源。

米希拉說:「要等到國際班機重新開放,否則瑜伽業的前景仍是一片黑暗。」

來自華盛頓特區的勞倫絲(Shaleen Lawrence)自2013年首度來到瑞詩凱詩之後,除了今年之外,她幾乎每年都會回到此地,去年她因印度全國封鎖而一度被困在小鎮逾兩個月。她提到,當時飛回美國的班機一再被取消,最後以極高的成本才得以返美。

儘管多經波折,但勞倫絲表示,她希望往印度的國際航班復飛後,就會儘快前往瑞詩凱詩,她形容那裡是她「心靈所在之處」。

沒觀光客形同斷炊

瑞詩凱詩的瑜伽中心今年4月再度關閉,因當時印度正歷經全球最嚴重的一波新冠疫情,醫療系統已不堪負荷。各地感染人數急速攀升,瑞詩凱詩亦不例外。

67歲的黛維(Usha Devi)身兼瑜伽學校Patanjala Yoga Kendra的經理與教師,她表示自己與一位員工曾在4月染疫,幾周前恆河岸邊都在埋葬屍體,「狀況真的很糟」。

根據印度政府資料,到5月中為止的一個月期間,瑞詩凱詩所屬的德拉敦(Dehradun)地區有超過1,400人死於新冠肺炎。近日確診人數已下滑,但因宵禁的緣故,瑜伽訓練中心仍然關閉。

瑜伽學校與老師們因停課而斷炊,開始嘗試其他方法謀生,例如有些學校開始設立線上訓練課程,不過一些老師坦言,由於學生人數不多,得到的學費幾乎只夠支付成本。

精句選粹
India’s Yoga capital hit by downward-facing prospects due to Covid-19.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