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陸|風華不再的KTV

KTV在疫情等諸多因素衝擊下,

恐將成為時代的眼淚。

KTV曾經被視為暴利行業,吸引無數業者爭相投入,極盛時期,大陸有超過10萬家以上的KTV,許多年輕人更視去KTV消費為一種時髦與流行。但2020年新冠疫情的突然爆發,給大陸KTV在短時間內帶來毀滅性的打擊,被業界稱為猶如白堊紀末期的生態滅絕。

疫情帶來毀滅性打擊

綜合陸媒報導,2020年因疫情等因素疊加影響,KTV行業整體客流量下降70%至80%,年輕群體流失,高消費不再,業者僅僅依靠老顧客,連負擔租金都十分困難。天眼查資料顯示,截至2021年3月,大陸現存的KTV業者僅剩6.4萬家,註銷或吊銷的企業多達4萬家。同前幾年巔峰時期相比,堪稱腰斬。

自1988年夏季北京第一家卡拉OK歌廳開業起,這新鮮的娛樂方式,讓KTV迅速走紅大江南北,並由城市進入農村,令大陸的夜生活就此改變。1990年代初期,北京市文化局還迫於社會需求的呼聲,把原本規定「歌廳營業時間不得超過0點」,放寬到淩晨2點,經過特批甚至可以營業至淩晨3點。

尤其1995年1月,大陸第一家錢櫃在上海開業,豪華大堂、私密包廂、名貴洋酒、水晶燈,吃喝玩樂一條龍,當時詮釋了所謂的「高端定位」。 錢櫃生意最好的時候,要提前兩天才能預訂到,一晚消費人民幣(下同)一兩千元也很尋常,而當時上海工人平均月薪還不到2千元,這讓KTV從此又與身分、地位掛鉤。

譬如2016年,前大陸首富萬達集團董事長王健林之子王思聰在KTV豪擲250萬元,消息迅速衝上微博熱搜,也讓他光顧的「K歌之王」,在北京娛樂會所熱門榜中排名第一,人均消費達到2,119元。另一家朝陽門外錢櫃則因為裝修豪華,可以偶遇明星等軼事傳播,同樣風光無限。

在2012年之前,經營一家KTV堪稱是暴利,業者只需一兩年即可全部回本。但從2015年起,KTV的生意變得寡淡,經營一家KTV往往需要三年才能回本,若三年還不能回本的KTV只有死路一條。目前仍在強撐的業者,大部分是因為已經投進去了巨額成本,一時難以回頭,只好能幹一天算一天,盡可能多收回來一點現金。

同質化、高租金種惡因

業內人士指出,2020年的新冠疫情固然給業界帶來致命打擊,但前幾年的一些遠因,諸如房租、人力、產業環境、消費習慣等多方面因素,已經為大陸KTV走下坡路做好鋪墊。

例如2016年之後,大陸KTV野蠻生長,但由於同質化嚴重,帶來惡性競爭。而房租則是KTV最大的成本支出,類似錢櫃、好樂迪這種大型連鎖品牌,位居城市精華地段,旗艦店動輒三四層樓,幾千平方公尺,加上顧客對裝修的要求越來越高,裝修成本每年一直在上漲。同時,網路應用愈加發達後,手遊、影音平台的崛起, 更令消費市場生態丕變。

更重要的是,KTV已經失去對大陸當代年輕人的吸引力,淪為一種過氣的名詞。過去曾經追捧過KTV的大陸80後、90後,如今已步入中壯年,失去當初的熱情。而隨著Z世代崛起,怎麼把年輕人找回去,成為KTV業者攸關生死的命題。

目前,許多傳統KTV開始從單一唱歌,向多元娛樂場景與功能轉型,推出主題包廂,搭配沉浸式投影,還和桌球、桌遊、VR、AR、私人影院等設備結合,營造豐富的娛樂體驗,以適應時代的發展,力謀尋找生路。

近年大陸KTV家數變化概況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