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北亞|懸崖邊上的最低時薪

在疫情重創經濟時刻,韓國政府決定調高最低時薪,

然而,對企業界與商家而言,政府的這項決定,

有如將他們踹下懸崖,勞工也不得不失業。

韓國「最低工資委員會」7月13日召開全體會議決議,上調2022年度的最低時薪至9,160韓元(約新台幣220元),調幅5.1%,若再算上周末休息日的工資,實際最低時薪達到11,003萬韓元(約新台幣264元),若以9,160韓元為標準換算最低月薪,是191多萬韓元(約新台幣45,947元)。

從2017年文在寅入主青瓦台以來,韓國最低時薪從7,350韓元(約新台幣176元)調升到9,160韓元,漲幅達到41.6%。

韓國政府選在疫情重創韓國經濟,幾乎不論大小企業都高聲吶喊「現在是被逼到懸崖即將墜落的最壞時刻」,決上調最低時薪,官方理由有三,一是2020年時,如同凍漲,調幅太少,2021年必須有一定程度的調升。

物價漲 也成疫情產物

二是,雖然疫情為經濟造成了「沉重」的負擔,但是考慮到物價大幅上漲的現象,以及2022年經濟可望全面復甦,所以,必須要依據物價有一定程度的調升。三是,不能因為疫情帶來了損失,就犧牲了靠最低工資吃飯的低薪勞動者。

然而,同樣一件事,民間企業、小商家則有不同的思維。理論上提高工資,是有助於消費,自然也就能促進經濟的成長,然而實務上,依據韓國媒體的報導,現階段首都圈因首爾已提高防疫警戒,商家幾乎沒有生意可做,因此,在7月13日政府宣布將調漲最低時薪後,首爾的小商家幾乎一面倒地準備「解雇所有兼職員工」,甚至也有商家乾脆準備收攤關門算了。

「我們已經沒有能力撐下去了,」在首爾南區開小餐廳的老闆就感到失望的指出,首爾疫情不斷反覆爆發,防疫措施也不斷解了又封的循環下,小餐館的生意也愈來愈難維持生活,這時法定工資又要上揚,對小商家而言,心情有如是在懸崖邊上,「又被踹了一腳,只能墜落。」

入不敷出的企業暴增

一位擁有90名員工的紡織廠老闆對媒體指出,因為疫情,訂單大不如前,每月虧損近2億韓元(約新台幣480萬元),隨著疫情的居高不下,債務也不斷的增加,這位紡織廠老闆開始發愁,萬一工廠真的經營不下去,一旦法定工資調漲了,遣散費也會跟著上揚,「我想現在是不是應該關閉的時候了。」

於是,韓國經營者總協會依據韓國央行統計強調,入不敷出的企業比率從2018年的31.3%上升至2020年的34.1%,疫情是因素,人事成本暴漲更是其中原因之一,且對企業、商家而言是關鍵因素。

韓國經營者總協會也依據這項數據指出,勞動成本若再提高,企業若要生存,只有削減人力、減少投資,否則只有倒閉一途,勞工也都不得不失業,經濟也會持續惡化。

其實,勞動成本,只是經營成本的一環,然而,文在寅政府上任後,由於經濟停滯,韓國企業歸咎於政府大褔提高勞動成本,導致原已惡化的經濟,更陷入就業停滯→消費減少→經濟不景氣→投資減少的惡性循環裡。

精句選粹
The minimum wage increase comes at the worst of times.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