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洲|尼羅河水壩之爭白熱化

衣索比亞在尼羅河上游興建的大壩即將完工,

下游的埃及擔心水壩恐阻斷主要淡水來源,兩國僵持數百年的水資源大戰,

如今進入白熱化階段。

埃及與衣索比亞的尼羅河水源紛爭延續數百年,位在上游的衣索比亞2011年開始在尼羅河的主要支流興建水壩,下游的埃及擔心大壩將截斷主要水源,因此強力反對築壩。隨著大壩即將竣工,兩國的水資源大戰也進入白熱化階段。

衣索比亞耗資48億美元、費時逾十年,動員成千上萬的人力,在接近蘇丹的邊境興建「衣索比亞復興大壩」(GERD),期盼這項規模龐大的水力發電計畫能加速經濟與社會轉型,並終結能源短缺問題。

水資源分配喬不攏

然而埃及則將水壩視為是重要淡水資源的一大威脅;埃及逾九成淡水來自尼羅河。蘇丹位於埃及與衣索比亞之間,同樣依賴尼羅河灌溉農田。

水資源已經成為全球地緣政治與經濟衝突的肇因之一,水資源短缺的國家積極為農業和工業需求爭奪淡水。尼羅河水源大戰是全球水權爭奪戰的最新引爆點,近幾年尼羅河沿岸國家對於各自能獲得多少水源的歧見加劇,並尋求國際調停。

衣索比亞政府7月初正式通知埃及,將開始第二階段的水壩蓄水作業,不過衣國尚未與埃及和蘇丹達成具約束力的協議,分配水壩完工後的水資源。埃及外交部稱大壩注水威脅該地區的「安全與和平」。

埃及與蘇丹遊說聯合國、美國和其他國家,試圖在三方達成協議前阻止水壩蓄水。埃及在2020年6月尋求聯合國安理會介入未果。
聯合國安理會7月稍早表示,衣索比亞大壩即將竣工。另據衣索比亞媒體報導,水壩工程已經完工八成。

衣索比亞期盼這項規模龐大的水力發電計畫成為加速經濟與社會轉型的催化劑,並為國家帶來迫切需要的電力。人口約1.15億的衣索比亞是全球成長最快速的經濟體之一,但許多人民仍無電可用。

尼羅河的水源來自十個國家的河流支流,根據多國長久以來的協議,各國必須釋出一定的水量,確保埃及獲得穩定的水流。

自非洲殖民時代起,埃及便握有尼羅河水源的主要使用權,1929年一項協議給予埃及否決尼羅河興建水壩的權力,效力擴及上游國家。自1950年代起,埃及便一直阻撓衣索比亞建造水壩,並威脅軍事干預。

根據1959年的協議,埃及每年可從尼羅河獲得555億立方公尺的水源,蘇丹取得185億立方公尺。衣索比亞雖然未從尼羅河取水,但大壩的蓄水量可達740億立方公尺。

埃及影響力大幅減弱

尼羅河上游國家不斷要求更多水權,並在1990年代齊力反對埃及對尼羅盆地的控制權,以及對沿岸水壩計畫的否決權。到了2010年,埃及對非洲的影響力大幅縮減,在2011年埃及因為阿拉伯之春焦頭爛額時,衣索比亞開始興建大壩。

埃及與衣索比亞政治領袖皆利用大壩來強化支持率。衣索比亞政府宣稱,這座非洲最大的水壩將能為國家注入額外的經濟和社會利益,而埃及政府不斷向人民承諾,未來可分享的水源不受影響。

精句選粹
A dispute over the Nile, the world’s longest river, is coming to a head. At stake are the lives and livelihoods of millions of people who depend on its water.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