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洲|酪梨成南非綠金

南非許多酪梨農採取如同金礦和其他存放大筆資金機構

那樣等級的保全措施。

全球酪梨身價因需求不斷增加而高漲,南非農民種植的酪梨因此為搶盜目標,情況愈來愈猖狂。

不勝其擾的農民用盡各種方法防盜,包括在果園四周加裝有刺鐵絲網圍欄、紅外線攝影機、雇用保全和嗅探犬來阻止,保全等級如同守衛金礦。

南非酪梨農艾柯克(Mark Alcock)在其面積170英畝果園四周,裝上多台動作感應的紅外線鏡頭,並雇用一支由退伍軍人帶領的迅速反應小組,和專門追捕的追蹤犬。

只要有盜賊闖入,他的手機就會接到警報。他說幾乎每個晚上,其手機每小時至少會響起一次警報。

竊盜事件層出不窮

雖然大部分警報是野豬或狒狒之類動物闖入觸動警報,但艾柯克指總有可能是竊賊進來偷酪梨。以前只是拿塑膠袋偷摘回家食用,但現在晚上闖進來大量盜取,情況已變得失控。

像3月某個晚上還未到11時,就有六個盜賊闖入果園,他的手機響起警報後立即通知保全抓人。保全小組在45分鐘後趕到時,盜賊已摘走近450磅酪梨。

保全花四個小時追捕至山區後放棄。雖找回被偷的酪梨,但它們都還未成熟就被強摘下來而根本賣不出去。

南非是全球第六大酪梨出口國,盜賊是當地酪梨農的頭痛問題。

因為大型盜賊集團能一次摘走數千磅酪梨而令農民損失慘重,迫使農民採取類似金礦等級的保全措施。

農民布萊特(Howard Blight)在其近350英畝的果園內種植酪梨、夏威夷果和火龍果等高經濟價植的農作物。他說隨著這些農產品價格上漲,刺激愈來愈多果農種植,讓更多盜賊動歪腦筋。

由於盜竊猖狂,其果園四周以高逾七英尺的通電鐵絲網圍著,頂端還加裝帶刺熱絲,並雇用守衛全天候巡邏果園。他說,這種保全等級看似極端,但仍不得不這樣做,因為酪梨已成為南非的「綠金」(green gold)。

成犯罪集團吸金工具

酪梨價值高漲,全球許多地區也出現類似問題。像美國加州酪梨委員會(California Avocado Commission)有竊盜報告熱線。在墨西哥甚至出現敵對販毒集團,為了包括酪梨等數十億美元計的水果貿易而火併。

ResearchAndMarkets.com預計2025年全球酪梨市場規模,將從2020年約122億美元成長至179億美元。

過去南非偷摘酪梨通常是微不足道的竊案,它們不是被偷來吃,就是被拿到路邊兜售。但非政府組織「全球倡議打擊跨國組織犯罪」(GIATOC)指現在盜賊已跟犯罪組織網絡有密切合作,能把偷搶回來的酪梨弄到合法市場買賣。

據「南非亞熱帶種植者協會」(SASGA)2018年調查,盜竊問題令南非酪梨農一年損失約170萬美元。

不少大幫派會搶劫果園,然後把搶來的酪梨清洗、裝箱、並賣到全國。幾個盜賊能數小時內輕鬆摘走上噸重的酪梨。南非一噸酪梨批發價約710美元,一個工人要上兩個班次、每班八個小時才能摘到同等數量的酪梨。

從南非乃至北歐的全球酪梨價格走高,令南非酪梨搶案頻繁,甚至影響到正常供應。大部分被強盜的酪梨都是品質最好,主要用來出口歐洲。歐洲酪梨批發價每磅可賣出逾2美元。

在開普敦經營以手工酪梨吐司聞名小吃店Oh My Avo老闆迪亞茲(Francisco Diaz)說,今年情況有點離譜,由於太多人偷酪梨,導致優質酪梨大缺貨。

這情況令他頭痛不已,因為他每周都要採購逾350磅酪梨來做吐司。

去年新冠疫情讓南非經濟出現1946年來最嚴重衰退,今年首季失業率達33%創新高,令南非盜竊問題更嚴重。

精句選粹
Many avocado growers have resorted to security measures borrowed from gold mines and other big-money targets.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