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北亞|疫情改變眾樂樂文化

疫情改變了韓國不少的文化,其中又以「公司會餐」最為明顯,

過去韓國人總是「獨樂樂不如眾樂樂」以聚會為樂,

疫情讓群聚成為不可能,於是「眾樂樂不如獨樂樂」成為疫情下的寫照。

疫情改變了很多很多過去習以為常的生活樣貌,最明顯的是「公司會餐(聚會)」文化。

「會餐」是韓國工作文化的一部分,只要有會餐,就一定會有第二攤、第三攤,也一定會喝酒,但是,因疫情而有的社交距離、居家辦公、遠距社交等等,讓「會餐」似乎成了「遙遠」的記憶。

但是,並沒有改變韓國人「貪杯」的習性,只是從疫情前的眾人「共醉」,變為是疫情期間在家「獨酌」,這可從家庭消費項目中,酒類在疫情期間成長了約17%多少可以窺視。

會餐貪杯 悲劇頻頻

再加上,2021年發生的幾件事,更讓「眾樂樂不如獨樂樂」成為韓國人在疫情下的寫照。

2021年3月,一名醫學系的學生被發現陳屍於首爾盤浦公園旁的河岸,警方調查發現這名醫學系學生,生前與友人在附近飲酒,因此研判是因酒醉而不慎身亡。

2021年6月,韓國首爾行政法院判定員工出席「公司會餐的第三攤」後返家途中,不幸車禍身亡,視為是工作時出意外,是工傷,公司必須負起相關責任。

這兩起案例,都與聚會、飲酒有關。醫學系學生之死,相對單純,純屬聚會飲酒過量造成意外。但是,因為參加公司聚會的第三攤因故身亡,還引發爭訟,讓人好奇是發生了什麼事?

事情發生在2018年年終,故事主角生前為一家公司的地區營業部長。那年年終聚會後,繼續參加了同事們的第二攤,接著他又出席了只有七名同事參加的第三攤後,搭公車返家,結果,在公車上不勝酒力而睡著了,並因此坐過了站。

續攤文化 批判四起

坐過站的當事人,下了公車後,直接穿越馬路,想要搭回程的公車返家,很不幸的,就在他穿越馬路的過程中被車撞死。

於是家屬向韓國的勞動相關單位依據《工傷保險法》要求相關補償,沒想到竟被駁回,家屬不服進而提起訴訟。

這起事件爭議的核心點是,當事人喝酒的第三攤是否屬於公司的「正式」活動?結果,法院判定,只要與工作相關的聚餐,並因此發生意外事故,就是工傷。而認定與工作有關的關鍵在,當事人是公司的中階主管,因其職務關係而出席了屬下的聚餐,廣義而言,「算是業務需要。」

這起判例,相信對韓國不少公司很有啟發性。事實上,韓國的「貪杯」形象,早已具有國際知名度,只要會餐就會喝酒,喝酒就會醜態百出,多年前還因此登上國際媒體,韓國社會也感到不耐,並出現批判聲浪。

一人獨樂 蔚為風潮

多年前開始,韓國政府與企業就攜手合作展開各項提倡適度飲酒的運動,以減少飲酒的間接危害,其中,三星集團就率先宣布,集團旗下公司不會餐、不喝酒,下班直接回家!

而這也符合「時間一到,就下班」的韓國1980年後年輕人的職場與生活態度,依據調查,1980年後出生的年輕人,超過八成喜歡一人獨自旅行,一人獨食、一人獨酌,疫情更是對「眾樂樂不如獨樂樂」產生催化作用,愈來愈多人在家獨醉。(禁止酒駕,飲酒不開車)

精句選粹
It’s a pity that a medical student was found dead after drinking with a friend near the riverside park in Banpo, southern Seoul.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