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洲|尚比亞銅礦可能不保

尚比亞為加強償債能力,

挽救搖搖欲墜的經濟而進行一場豪賭,

不惜背巨債也要把國內一家銅礦公司國有化。

位於非洲中部內陸國家尚比亞去年11月債務違約後,為加強償還債務能力來挽救其搖搖欲墜的經濟而進行一場豪賭,不惜背上巨債去把國內一家銅礦公司國有化。但外界擔心其無法應付龐大債務,反讓銅礦落入最大債權國中國大陸之手。

經濟依賴礦物資源的尚比亞,曾是非洲地區對投資極友善的國家之一,但經過多次走民粹路線的政黨執政後,尤其近幾年不斷舉債擴大基建,讓政府更難應付龐大債務。

尚比亞去年11月無力支付其30億美元債的4,250萬美元利息,成為首個在新冠疫情期間違約的非洲國家。其目前欠約120億美元外債。

雖然中國是最大債權國,但尚比亞政府沒有說明到底欠中國債權人多少錢。約翰霍普金斯大學的中國與非洲研究所,估計其欠中國債務約99億美元。

國有化之路危機重重

尚比亞國有礦業公司「聯合銅礦投資控股」(ZCCM Investments Holding)今年1月以出價1美元和承擔15億美元債務做條件,收購礦商嘉能可(Glencore)在該國負責開挖銅礦的子公司莫帕尼銅礦(Mopani Copper Mines)73%股權,是尚比亞把國內天然資源國有化的連串行動之一。

諮詢機構Verisk Maplecroft用來衡量一個國家擴大控制國內礦物與能源等天然資源的「資源民族主義指數」,顯示尚比亞是風險第四大國家。Verisk指出,新冠疫情衝擊經濟,進一步激發尚比亞政府插手國內礦物資源。

去年尚比亞開始跟國際貨幣基金(IMF)討論一項經濟計畫,做為其債務重整基礎。IMF希望在該國今年8月大選前與之達成協定。但專家認為收購莫帕尼可能破壞雙方談判。

顧問公司Teneo董事總經理佛洛伊霍夫(Anne Fruhauf)認為,在討論債務重整的敏感時刻大幅舉債來買下銅礦公司,只會令人認為尚比亞沒想過要重整債務。

根據收購協議,莫帕尼債權仍屬於嘉能可的債權人。ZCCM在2023年之前要以莫帕尼營收的3%償還債權人,然後比率在10%到17.5%區間範圍內逐步提高。另外支付季度股息和稅息折舊與攤銷前獲利(EBITDA)三分之一來還債。

莫帕尼高層表示必須把每年銅礦產量目標,提高至14萬公噸才會有獲利能力。這需要投資約3億美元來擴大產能。其去年產量僅略高於3.4萬公噸,但因持續虧損而無力投資。

尚比亞礦業部長穆蘇克瓦(Richard Musukwa)說,政府正跟中國、美國、加拿大和土耳其的投資人討論投資事宜。

研究機構NKC African Economics經濟學家伊拉斯穆希(Irmgard Erasmus)指莫帕尼的債務最終要由尚比亞政府承擔。

一位不願透露身分的尚比亞財政部官員說,若不趕快為莫帕尼找到投資合伙人,其銅礦經營權就可能充當抵押品來籌措資金還債。

戰略資產恐拱手北京

當初尚比亞政府收購莫帕尼,就是押注中國需求帶動銅價持續大漲而挽救本國經濟。但尚比亞沒有財力和技術去擴大產量,無法受惠銅價大漲,即使收購莫帕尼也無濟於事。

根據倫敦金屬交易所(LME)銅現貨報價,5月10日收在每公噸10,724.5美元的新高。其去年3月從谷底回升,迄今累計大漲逾一倍。

不少專家和尚比亞官員都指出,若尚比亞無力還債,也無法投資擴大銅礦產量,莫帕尼最終可能成為抵押品來償還中國債務,使尚比亞的戰略性資產落入北京手裡。穆蘇克瓦沒有回應外界的質疑。

精句選粹
Zambia is doubling down on debt with a high-stakes bet that nationalizing one of its biggest copper mines will help rescue its flailing economy.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