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洲|德綠黨力主財政刺激

德國將在9月舉行大選,

聲勢看漲的綠黨無意恪守梅克爾政府堅持的財政紀律,

反之決定擁抱美國採取的積極財政刺激模式。

十年前德國堅決反對延長紓困與借貸來解決歐債危機,當時它所持的一項理由是歐洲經濟復甦已經落後美國。

如今疫情危機襲擊,歐洲經濟再度落於美國之後,雖然財政刺激規模又成為爭辯議題,但德國這次卻一改「撙節王」形象,聲勢看漲的綠黨,更主張德國應向美國積極的財政刺激模式看齊。

綠黨崛起 躋身老二

自2005年起就出任德國總理的梅克爾,對於過去信奉的財政紀律立場已經有所鬆動。由於她已表態9月不再參與大選,根據最新民調顯示綠黨人氣後來居上,支持率已躋身第二、僅次梅克爾帶領的基民/基社聯盟。

如果民調結果成真,這意味綠黨可能成為下一任的聯盟政黨之一,或甚至成為主導執政聯盟的關鍵政黨。

綠黨最近數年已從反核的和平主義政黨轉變成為中間偏左的政黨,有些甚至在國會擔任議員。雖然該黨內部仍有強硬的環保主義份子,不過領導階層多走溫和路線,當中也包含今年40歲,日前被提名在秋季將出馬競選總理的國會議員貝伯克(Annalena Baerbock)。

歐洲議會的綠黨成員吉戈德(Sven Giegold)日前接受訪問時指出,「過去許多人認為綠黨從來沒有提出任何經濟政策,他們只從事有機農耕與環保瑜珈。」

不過他也澄清這樣的日子早已結束。他說綠黨並不天真,「我們知道如何治理政府。」

然而在綠黨逐漸趨向溫和之際,世界其他地區卻是向左靠攏,特別是在氣候議題方面。因此綠黨在該領域也變得更加激進,像是要求透過調高碳價加快碳排速度、漸進淘汰煤發電與內燃機、對富豪與跨國企業加稅,以及提倡再生能源與人工智慧等未來產業。

綠黨不像右翼的民粹主義者,他們是堅定的全球主義者、支持全球貿易、人權與環境等協定。該黨對中國與俄國態度也比梅克爾更加強硬,當中所持理由與拜登政府類似,就是這兩大強國對周遭國家常有挑釁行為,而且論及人權議題上也是聲名狼藉。

另外綠黨與梅克爾立場相左的議題還有另外一項,就是它們對預算赤字的看法。

由於德國奉行的經濟意識形態是秩序自由主義,這也使得它對債務的容忍度相當有限。在梅克爾主政下,要求對債務進行平衡,並限制結構性的聯邦赤字只能占國內生產毛額的0.35%。相較之下,歐元區其他會員國赤字上限則在3%、美國聯邦赤字從2009到2019年占GDP的平均比重更高達5%。

揮別撙節 靠攏財政寬鬆

梅克爾政府雖然過去不斷吹噓它的「零赤字」政績,如此財政紀律在過去雖然可減少債留子孫的問題,但在過去十年全球經濟丕變時期,卻顯然不合時宜。

鑒於財政緊縮已無法適用在復甦欲振乏力的歐洲經濟,德國在2020年決定改變做法,願意提供7,500億歐元的復甦基金協助提振歐洲經濟,凸顯它有意向美國形式的財政寬鬆模式看齊。

至於綠黨則欲更進一步,希望改變德國以往引以為傲的財政自律。吉戈德說德國太過遵守財政紀律,反令德國經濟陷入更大危機,「那就是缺乏投資,導致競爭力正面臨嚴重威脅」。

精句選粹
Green Party could further push both country and continent toward the U.S. model of aggressive government stimulus.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