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北亞|失去笑容的臉孔

各項數據顯示,韓國兒童、青少年、年輕人因情緒障礙接受治療的人數年年攀升,

小學生及初中生的自殺率也創下10年來新高。

到底他們是有多苦?苦到連笑容都不見了。

韓國兒童、青少年、年輕人是有多苦?

國民健康保險公團最新統計顯示,2020年因情緒障礙就診的患者中,2、30歲的年輕族群多歲的占比是16.8%,首次超越65歲以上的高齡者的16.2%,是所有年齡群中比重最高的一群。

所謂的情緒障礙,指的是包括精神性、情感性、焦慮性、注意力缺陷或是其他持續性的情緒和行為異常,一般概括為「憂鬱症」。

同一份資料中也顯示出,2016年至2020年五年間,因情緒障礙、睡眠障礙及過動問題而到醫院就診的5到14歲兒童,人數多達22萬人。

特別是,2020年因情緒障礙接受治療的兒童人數比起2016年是增加了59%,睡眠障礙則增加了47%,過動兒則增加了30%。

相對的,2、30歲的年輕人罹患憂鬱症者從10.1%升為16.8%,65歲以上的高齡者反而從18%降為16.2%。

不只如此,依據韓國自殺防治中心的統計,2020年總計共有147名小學生及初中生自殺,比2019年雖然只多了七名,卻也創下了自2009年以來的最高紀錄。

疫情帶來憂鬱感

這些數據,讓韓國社會驚問:現在兒童、青少年、年輕人是有多苦?生活是有多難?讓他們的臉孔失去了笑容?

而所有的分析,則都歸因於:很大程度是,受到疫情的影響。

這樣的結論,是依韓國有關單位針對「新冠疫情與青年勞動實況」進行調查報告,與過去類似的研究結果相比,2020年因情緒障礙接受治療的整體人數比2019年多了5.6%,但是,2、30歲的年輕族群則劇增20.9%。

報告也因此得出一個結論是:疫情帶來的憂鬱正在吞噬著韓國的青年。

防疫措施加速網路依賴

2020年疫情爆發以來,隨著社交距離、防疫措施的實施,改變了原有的社交型態,小朋友因為不能到學校,不能與同學一起玩耍,感到孤單。青少年則因本來就依賴社群網絡,疫情則更加速對社群網路的過度依賴,也進一步加重憂鬱,或感到孤立的可能性。

疫情也對社會整體經濟及心理營造出強烈的不安全感。特別是青年求職者,因疫情求職難中,為數不多仍在招聘的各大企業,普遍不願錄用缺少經驗的青年,導致過往通過實習等方式留在大企業的機會也大大減少。

因就業難,2020年韓國的20多歲青年中,約三成出現了拖欠房租、電話費的情況,韓國儲蓄銀行的紀錄顯示,目前銀行的貸款用戶中,20多歲青年的占比已近六成,這對沒有手機就無法上網的人,應該是「想不憂鬱,都很難」的事。

在未來充滿不確定性的情況下,經歷沒有同學的遠距教學;經歷了沒有社群網路,就沒有社交;經歷了就業、失業危機,還有經濟困難等等,「精神」上的痛苦,想必也相對被放大了,也讓韓國兒童、青少年、年輕人成為一群失去笑容的臉孔。(珍惜生命,自殺不能解決問題)

精句選粹
This is also the first time the number of depressed people who are in their 20s exceeded that of people in 60s.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