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陸|金元足球窮途末路

過去中國足球聯賽靠大舉砸金、引進外援,確實讓中超在國際間成績飆升,

但隨砸錢企業先後退出,「金元足球」急功近利的燒錢模式難以為繼

如今多家中超俱樂部已到了生死存亡關頭。

中國足協在3月29日公布了2021賽季各級足球職業聯賽俱樂部准入名單。2020年底才衛冕中超冠軍的江蘇足球俱樂部,直到最後一刻仍未能找到願意接手經營的新東家,不僅無緣參加中超新賽季,也宣告正式走入歷史。回首四個多月前江蘇隊捧起冠軍獎盃的風光畫面,令人不勝噓唏。江蘇俱樂部的起落,正好是中國「金元足球」的一幅縮影。

中共「十八大」時期,將振興足球作為建設體育強國的重要任務,成為資本大舉進駐足球市場的開端。一時間,包括綠地、華夏幸福、佳兆業等地產龍頭企業,以及電商企業蘇寧等,紛紛出資入主職業俱樂部,再加上早前進場的恒大、富力等資本巨頭,掀起金元足球的狂潮。

廣州恒大 重金養兵始祖

不少人認為,金元足球始於廣州恒大。恒大集團董事局主席許家印本身就是超級球迷,他在2010年斥資人民幣(下同)1億元買斷廣州足球俱樂部全部股權,並更名為廣州恒大足球俱樂部之初,就用超出市場常規價格的轉會費、薪水、贏球獎金等方式,延攬大陸國內最優秀的球員,此外還重金挖角外援與外國教練,以實現他的足球夢。

許家印的鈔票堆積出球隊的亮眼成績。2011年,剛重返中超的廣州恒大就獲得當屆聯賽冠軍,寫下歷史新頁。從2011年~2019年,恒大總計奪得了八次中超冠軍、二次亞足聯冠軍。恒大的成功,讓多個球隊群起效仿。國際間大舉招兵買馬的結果,中超聯賽的觀賞性確實大大提高,在國際上的知名度不斷躍升,大陸民眾甚至自豪地說這是「世界第六大足球聯賽」。

據國際足聯公布的2016年全球轉會市場報告,中超投入的轉會費由2013年的2,780萬美元攀升至2016年的4.51億美元,超出亞足聯其餘會員國總和的344.4%,位列世界第五。

但高價引援的背後,球隊營運的收入根本追不上巨額財務缺口。

以恒大為例,其在2019年的成本支出高達28.92億元,但總收入僅9.49億元,其中還有4.63億元是母公司恒大地產集團的廣告收入。另,中超聯賽的轉播分成僅7,899萬元;門票、球迷商品收入的占比也不到成本支出的10%。事實上,在2015年到2019年間,恒大連續五年都處於高額虧損。

瘋狂燒錢的盛宴終有盡頭,隨著泡沫退去,金元足球非但未能促進大陸足球的進步,反而引發了一系列的副作用:首先是外援嚴重擠壓國內球員的出場時間;本土球員只漲薪酬不漲球技,甚至不思進取,導致國家隊戰績不斷下滑;堪比歐洲豪門球隊的轉會費,不僅讓中小球隊的生存空間日漸萎縮,當燒錢模式難以為繼,終成為壓垮俱樂部的最後一根稻草。據統計,僅2020賽季,就有16家職業俱樂部消失在大陸足球版圖。

止歪風 祭最嚴限薪令

在金元足球的十年間,中國各級聯賽的投入是日本J聯賽3倍、韓國K聯賽10倍;中超一線球員薪水是日本的5.8倍、韓國的11.67倍。但根據國際足球歷史與統計聯合會(IFFHS)的世界各國足球聯賽表現排名,韓國排名22、日本在33位,中超落在43名。

面對金元足球走到盡頭,中國足協主席陳旭元稱「我們難道還不覺醒?」並推出史上最嚴的限薪令。嚴格要求各俱樂部壓縮總支出,國內球員薪水不超過稅前500萬元、外籍球員不超過稅前300萬歐元等。大陸足球最終必須回歸現實、重新蹲馬步,從健全足球文化、青訓人才養成開始扎根,方能行穩致遠。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