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陸|盲盒潮玩IP的浪潮

泡泡瑪特坐擁「盲盒第一股」光環,2020年末在港股上市首日暴漲八成,

但經過數月後,市值近乎腰斬。

是盲盒市場不再?還是IP系列不靈?大陸潮玩正面臨市場拓展的新挑戰。

大陸潮玩品牌泡泡瑪特自2020年12月上市後,股價猛增,市值一度突破千億港元,本益比瘋漲至200逾倍。縱然高估值使泡泡瑪特背負泡沫論爭議,傳奇式的表現仍激起大陸潮玩行業疾速擴張。

掌握IP授權 獲利衝

經過數月,市場逐漸回歸理性,泡泡瑪特股價近日在60港元附近,較上市後最高點107.6港元近乎腰斬,市值蒸發逾700億港元。市場分析,公司2020年上半年淨利潤僅人民幣(下同)1.41億,百餘倍的本益比實在過高。

但泡泡瑪特轟動一時的盲盒確實開拓潮玩新時代,數據顯示,泡泡瑪特自2017年轉虧為盈後至2019年期間,公司收入分別為1.58億元、5.15億元和16.83億元,連續兩年年增率達225%以上,這要歸功於其掌握設計師智慧財產權(IP)授權公仔商機。

泡泡瑪特的成功早先追溯自2015年底,泡泡瑪特CEO王寧專程前往香港與設計師王信明(Kenny Wong)簽約,取得Molly獨家授權,並同時推出Molly系列IP辦公文具和電子產品等周邊商品。而後王寧漸漸發現公司銷售額有50%皆來自幾款潮玩,從而全面轉向潮玩市場。

泡泡瑪特於2016年推出的Molly Zodiac盲盒系列,一舉成為品牌招牌IP。Molly系列產品在2019年賣出4.56億元,占泡泡瑪特全年總體營收的八成以上。

聯名陸劇 盲盒超搶手

然而,泡泡瑪特的獨家IP銷量攀升之際,自有IP營收占比卻不斷下滑,旗下推出的Pucky系列在2019年收入占比達18.7%以外,Dimoo及The Monsters營收占比僅為5.9%及6.4%。在Molly擁有超強吸金能力的同時,將雞蛋放在同一籃子裡的商品布局也成為隱憂。

盲盒潮玩百家爭鳴使泡泡瑪特的領先地位備受挑戰,2020年營收年增率驟減至49.3%,其中,Molly的收入由2019年的4.6億元降至3.6億元。而時下最熱門的盲盒潮玩是由優酷推出的「鄉村愛情」系列,這款與陸劇聯名推出的盲盒,第一批預售在6小時內便售罄。

此外,潮玩行業也出現其他互聯網巨頭的身影,嗶哩嗶哩先在2020年8年收購潮玩週邊公司ACTOYS,騰訊於2021年初推出的「口霍APP」亦涉及潮玩業務,百度也投入潮玩項目「熱度潮玩」搶攻大餅。

其中,名創優品的布局更廣,在2020年底高調推出獨立品牌TOPTOY,匯集迪士尼、漫威和火影忍者等超過50個IP及潮玩品牌。TOPTOY創始人兼CEO孫元文表示,泡泡瑪特採自供自給模式,TOPTOY則將成為豐富且兼容的潮玩平台。

顧問公司Frost&Sullivan報告顯示,大陸2019年潮玩的零售市場規模約為207億元,預期2024年大陸潮玩的市場規模有望增至763億。在泡泡瑪特傳奇之後,更多潮玩IP投入,預示大陸潮玩的戰國時期才剛展開。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