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美|阿根廷經濟實驗失敗

面對2001年倒債以來最大的經濟危機,阿根廷政府採取一連串的干預市場政策,

包括不准企業裁員、禁止農產品出口與資本管制等等,

專家認為相關政策將重創投資,恐讓經濟危機惡化。

眼見穀物價格飆上近年新高,阿根廷農夫羅坦多(Javier Rotondo)原本非常開心,心想這次終於可以發大財了。

只不過事與願違。為了壓低食品價格,政府突然宣布暫時凍結穀物出口,羅坦多趕緊縮減玉米20%的耕種面積。

阿根廷左派政府推出的新措施一籮筐,包括對富豪加徵新稅與採取物價管控等等,總統費南德茲(Alberto Fernandez)還公開對牛農嗆聲,絕不會放任牛肉價格上漲。

政策失靈 衰退更大

羅坦多無奈表示,「充滿太多的不確定性,政府盡是實施一些沒意義的瘋狂政策,整體投資會因此減少,產量也會縮水,這對經濟是非常不利的影響。」

阿根廷深陷經濟衰退已經長達三年,經濟狀況無疑是2001年債務違約以來最慘。對於費南德茲而言,解套方案是趕快讓經濟恢復動能,一方面對景氣欣欣向榮的農業部門和富人徵稅,同時避免採取緊縮措施。

費南德茲日前才宣稱:「工業將成為阿根廷重建的動力。」

費南德茲想要實現願景可以說無比艱難。根據經濟顧問業者EcoGo的數據,該國股票市場總市值已從2018年的3,500億美元,狂洩至去年僅剩200億美元。

2020年全年經濟萎縮10%,衰幅居全球前幾高。此外,貧窮率也飆升至逾44%,創2000年代初以來最高。

從科技巨頭到航空公司高管,阿根廷的企業老闆都不看好經濟復甦。前中央銀行首席經濟學家、現任布宜諾斯艾利斯托爾卡托迪泰拉大學政府學院院長耶亞帝(Eduardo Levy Yeyati)說,「我不確定成長要從哪裡擠出來,政府沒有刺激經濟的資源,企業又都在縮減投資。」

隨著債務即將到期,阿根廷幾乎可以說已經破產,目前現金加黃金儲備的外匯存底僅剩50億美元,只有鄰國烏拉圭的一半。阿根廷的總人口有4,500萬人,烏拉圭的人口僅是阿根廷的8%。

過度干預 嚇跑投資人

該國最大的國有銀行前主管梅爾科尼安(Carlos Melconian)指出,因應危機,費南德茲政府採取是一連串的干預主義政策,這對於刺激投資會帶來反效果,反而不利創造就業。「政府干預政策注定將失敗,沒有人要投資。」

阿根廷宣布政策禁止企業解僱工人、電信價格凍漲以及提高對黃豆、小麥和玉米的出口稅。去年,政府補貼好幾萬家小型企業員工最多50%的薪水。它還限制企業獲得償還外債所需的美元。

政府宣稱,這些措施將保障就業,以及保護家庭免於受到36%高通膨率的衝擊。財政部長古茲曼(Martin Guzman)在接受媒體採訪時說,經濟已開始復甦,為了防止外匯存底耗盡,資本管制不得不實施。

外資企業已掀起撤資潮,包括沃爾瑪、耐吉和地區航空業者南美航空皆已放棄阿根廷市場。連本土企業也出走,部分知名大企業選擇轉往烏拉圭,主要原因就是烏拉圭的投資環境剛好是阿根廷的另一個極端:友善的經商環境和穩定的經濟。

哈佛畢業的企業律師科拉威爾(Marga Clavell)去年10月搬到烏拉圭的沿海城市埃斯特角城,他說:「之前在阿根廷時,一天比一天更讓人難以忍受,有種要與外面的世界全面不來往的感覺。」

精句選粹
Argentina tries to tax and spend its way out of an economic crisis.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