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北亞|韓汽車業輸贏分明

疫情洗禮下,讓韓國汽車產業的強弱更加分明!

現代汽車與子公司起亞汽車正不斷高速向前衝刺,不過規模較小,

隸屬外國汽車公司的汽車業者則在後頭苦苦追趕。

在現代汽車與子公司起亞汽車將實力較弱的對手拋之腦後,韓國汽車業的贏、輸家差距正不斷拉大。

當現代與起亞汽車已逐漸擺脫疫情低潮、邁向復甦之際,通用在韓國的子公司韓國通用、雷諾三星汽車與印度馬亨達集團(Mahindra & Mahindra)旗下的韓國汽車生產業者雙龍汽車,卻仍舊艱苦掙扎,企圖維持損益兩平。這波疫情凸顯韓國汽車業的贏輸家命運大不相同。

雙龍汽車已在2020年12月向法院聲請託管,接緊在今年2月3日,該業者在平澤的工廠又宣告暫時停工。根據雙龍汽車發布聲明指出,此舉是迫於零組件供應商的供貨中斷所致。雖然之後平澤廠重啟運作,但零組件短缺問題未解,導致工廠依舊三不五時停工。

雷諾三星 產能下滑

雙龍汽車2020年也曾基於相同原因被迫停產。之後又因為它無法如期償付貸款,導致外界對其信用也日益感到擔憂。

持有該公司75%股權的馬亨達,曾矢言將與股東盡快達成協議,以協助雙龍汽車回到正軌,但迄今有關該公司的重整談判進展不如預期,也使雙龍汽車無法激起潛在投資人太多興趣。

至於法國雷諾汽車持有八成股權的雷諾三星,則是面臨產能不斷下滑的危機。自從三星集團在2000年把該公司賣給雷諾集團後,前者為雷諾生產的產能多維持不變。它過去每年在釜山工廠生產的日產Rogues約10萬輛,不過這家法日汽車聯盟基於集團整頓,去年沒有續約,導致雷諾三星產能崩跌31%。

當中讓雷諾決定不再續約的一項因素,是該工廠強悍的工會。即使雷諾三星與母公司還在協商、希望尋求替換車款進行生產時,工會卻已先行一步進行罷工,使得雷諾高層相當難以理解。由於新合約談判迄今不見任何結果,也令雷諾三星的前景陰霾籠罩。

韓國通用 難跨足電動車

至於韓國通用汽車的產能減少雖然不如雷諾三星嚴重,它目前也處在攸關存亡的關鍵時期。通用先前宣布將在2035年不再生產以汽油為動力的汽車,不過問題是它在韓國的工廠並未有任何生產電動車的經驗,這也意味當母公司決定將重心轉到電動車之際,當地子公司恐將面臨產能暴跌。

而且就與雷諾三星一樣,韓國通用也有戰鬥力極高的工會。先前由於工會成員持續罷工,促使通用高層決定延後新休旅車的1.8億美元投資案。基於韓國當地需求不足以支撐韓國通用維持獲利,這也導致該公司與美國母公司的談判更加艱難。

韓國當地汽車產能在2020年下滑11%到350萬輛,至於出口也陷入萎縮。鑒於國內需求還是不見起色,加上雷諾三星與韓國通用都是全球主要汽車巨擘的子公司,在面臨母公司的企業重整,更使得這些在韓國的子公司命運未卜。

至於現代汽車與子公司起亞汽車,雖然居於遙遙領先地位,不過他們也必須與海外製造商進行結盟,才能確保在瞬息萬變的汽車產業,能獲得所需的研發資金。

精句選粹
The pandemic has underscored the diverging fortunes of the two leaders and laggards.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