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洲|非洲依賴中國貸款

專家質疑那些積欠中國大量債務的非洲國家,

面對債務壓力時是否特別脆弱。

去年全球爆發新冠肺炎疫情後,外界擔心撒哈拉以南的眾多非洲國家的經濟愈來愈困難,尤其那些近幾年來向中國大陸大量借貸,以進行重大基礎建設計畫的國家,可能因為經濟未能復甦而引發債務違約潮。

非洲第二大銅生產國尚比亞,過去幾年因為銅價一路下滑,使其愈來愈難應付高達110億美元的債務。

尚比亞終於在去年11月,決定選擇讓其相當於4,250萬美元的歐元計價債券違約,成為非洲首個在疫情爆發後正式債務違約的國家。有鑑於該國償還中國債務的透明度不高,令其歐元債投資人愈來愈憂慮。

尚比亞債務違約後,許多專家開始質疑那些向中國借下鉅額貸款的非洲國家,在面對債務壓力時是否特別脆弱。因為過去幾年大宗商品價格持續下跌,讓依賴大宗商品出口的國家經濟吃盡苦頭。

債權人背景複雜

英國風險顧問公司Verisk Maplecroft非洲區分析師蒙坦納(Aleix Montana)近期在報告中指出,跟國際主要債權國組成非正式組織的巴黎俱樂部(Paris Club)相較,中國債權人普遍做法是製造更多元化的債權人基礎,導致因為債務而引發衝突時令問題變得複雜。

他認為尚比亞的例子顯示出,其債務問題已不僅是債務規模有多大,而是債權人的背景複雜也是造成其債務危機的因素之一。債務透明度不足的憂慮,讓西方債權人更傾向拒絕向那些大量向中國借貸的國家,提供可能的債務紓困方案。

因為西方債權人擔心其提供的債務紓困,最終會被用作償還中國債務的工具。因為部份中國融資的安排,是讓借錢的國家把其生產的大宗商品,用來償還債務或充當抵押品。

蒙坦納指出,這種償還協定往往是根據大宗商品未來價值而非數量來計算,所以對借方來說極具風險。只要全球大宗商品價格下跌,借方就必須增加產量才能應付還債需求。

尚比亞已在二十國集團(G20)的「共同框架」下申請重整債務,承諾讓其債務公開透明並公平對待所有債權人。

貨幣貶值 還債難

蒙坦納對安哥拉和剛果等債台高築的石油出口國感到憂慮,因為油價近幾年大跌衝擊經濟,其貨幣也因此大幅貶值,增加償還外債的壓力。更重要是這兩國同是欠下中國龐大債務的非洲國家之一。

聯合國非洲經濟委員會(UNECA)強調,安、剛兩國債務違約風險特別高。

蒙坦納認為安哥拉同時面對外部經濟放緩而降低能源需求、負債水準居高不下、和所欠債務有極大比率是以天然資源做抵押的貸款,使其面對債務壓力時最脆弱。他指出安哥拉所欠的中國債務,高達75%是以石油出口做抵押。

他預期安哥拉的主權信評會持續惡化,因為油價回升的速度,可能不足以讓該國在今年達成其債務重整該盡的責任。

他指出其他高負債的非洲國家像迦納和茅利塔尼亞,所欠的中國債務比率沒那麼高,因此違約風險較低。他同時強調,雖然衣索比亞、喀麥隆、肯亞和烏干達也跟中國借了不少錢,但違約風險也同樣較低。

精句選粹
Analysts are questioning whether nations heavily dependent on Chinese loan financing would be susceptible to debt distress.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