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拜登的電話外交

拜登當家的白宮與川普時期很不一樣,

連電話外交的做法也有很大的改變,

拜登的用意是試圖向外國領導人傳達一項信息:他決心要重設美國與國際社會的關係。

拜登當家的白宮與川普時期很不一樣,如今在電話外交上也重新找回美國傳統的做法。電話外交的前期準備工作相當繁複,包括大堆的簡報資料,對可能的議題進行推演,以及總統應該如何與盟友或對手交談的討論。

自上任以來,拜登已經26次致電給全球其他國家領袖,積極恢復遭川普封存的電話外交傳統。

修補與各國的關係

川普常藉由電話外交訓斥對手,且將個人利益與美國國家安全混為一談,其他國家領袖對此感到忿忿不平。

在歐巴馬和布希政府擔任白宮國家安全會議委員的古德曼(Matthew Goodman)說:「官員已獲指示他們需要立刻妥善管理聯盟,這是一項核心組織原則,因為他們計劃揮別川普的作法,讓聯盟重回正軌。而通話準備是其中的一環。」

當然,拜登的外交政策最終將取決於結果,而非形式或準備。但到目前為止,他的做法與川普相比有明顯的不同。與向來和美國友好的盟友相比,川普似乎與俄羅斯的普丁(Vladimir Putin)和北韓的金正恩等獨裁者的關係較好。川普在與世界領袖通話時經常脫稿演出,不甩幕僚事前為他準備的題綱與建議。

根據外洩的談話記錄顯示,川普上台幾天後就不顧外交的傳統,針對墨西哥總統尼托(Enrique Pena Nieto)公開表態不願對美墨邊境高牆支付一分錢一事,他就在電話中指責尼托。在與澳洲總理藤博爾(Malcolm Turnbull)的通話也不歡而散,川普訓斥對方處理難民議題的作法。

最知名的例子是川普2019年與烏克蘭總統澤倫斯基(Volodymyr Zelenskiy)的通話,這通電話還導致川普遭到彈劾,因為川普在電話上要求澤倫斯基「幫美國一個忙」,調查拜登及其兒子杭特在烏克蘭境內的活動。

川普的幕僚很早就發現,川普對聽簡報資料與討論題目摘要幾乎沒什麼耐心。一開始,在通話前,幕僚為川普提供一分長達六頁的簡短摘要,但後來證明準備資料太多。因此,他們做了僅一頁的版本。幕僚最後甚至還幫川普準備提示卡小抄,通常只包含三個談話要點。

一反川普消極態度

反觀拜登的顧問在通話前通常會準備一整套書面背景資料,包括該國最近情事發展的摘要、與領導人的往來回顧、要強調的問題要點,以及可能被問到的問題與該如何回應等。

拜登在農曆除夕與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進行了長達兩個小時的通話,電話中拜登特別對中國侵犯人權和不公平貿易實務表示關切。更早之前,拜登也與普丁通話,除了譴責俄羅斯監禁反對派領袖納瓦尼,也針對俄羅斯在美國從事大規模網絡間諜活動向普丁施壓。

在這兩次通話之前,拜登政府高層官員就先向媒體預告拜登美國總統準備討論的議題,此舉旨在阻止北京和莫斯科當局藉由社群媒體帶風向。

精句選粹
A familiar ritual is taking shape in the Biden White House.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