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華府政商關係生變

今年初美國國會暴動導致企業暫停政治獻金,

但兩黨議員對此感到不滿,

認為企業破壞政商關係將阻礙國會推動親商政策。

近日美國政商關係降至冰點,不僅親商派的民主黨議員向谷歌、花旗等大型企業抱怨不該因國會暴動而遷怒民主黨,就連共和黨議員也揚言企業暫停政治獻金只會影響國會推動有利企業的相關立法。

這場國會與企業界的對立始於今年1月6日的國會暴動,川普的支持者衝進國會阻撓議員認證拜登選票,不但造成流血衝突,且川普的處理態度也令企業不滿,紛紛暫停政治行動委員會(PAC)的員工自願捐款活動。

企業斷援衝擊日後選舉

谷歌政治行動委員會經過內部討論後,決定只針對反對拜登當選的共和黨議員暫停政治獻金。微軟則全面暫停所有議員的政治獻金,日後再檢討是否恢復。

Raytheon科技公司也有大批員工在國會暴動後暫停對政治行動委員會捐款。

這波企業抵制潮愈演愈烈,從科技業、金融業蔓延到各大產業,已讓許多議員開始坐立不安,因為企業砍斷金援攸關日後選舉勝算。

美國反應政治中心估計,聯邦政治獻金平均每100美元,就有3美元來自企業政治行動委員會。在國會中,每兩年改選一次的眾議員尤其依賴這筆政治獻金。以去年國會大選為例,政治獻金有超過40%仰賴企業政治行動委員會的眾議員就有102人,其中55人是民主黨籍,47人是共和黨籍。去年大選中,靠企業政治行動委員會捐款100萬美元以上的眾議員共有38人。

雖然許多企業在這波抵制潮中選擇全面暫停兩黨議員政治獻金,但共和黨議員的政商關係受創相對嚴重,因為長久以來共和黨致力推動親商政策。

以共和黨籍眾議員路特科梅爾(Blaine Luetkemeyer)為例,他身為眾議院金融服務委員會資深成員,長久以來接受華爾街銀行政治獻金。他在最近一次大選中募得200萬美元政治獻金,當中將近三分之二來自美銀、花旗及高盛。但他1月反對認證拜登選票後,隨即遭到華爾街暫停政治獻金。

企業暫停政治獻金除了影響議員日後選舉外,也對企業政策不利。拜登政府上任後,進步派民主黨議員已預備提出一系列加強監管企業或提高企業稅率的法案,但在政治獻金凍結下,兩黨親商派議員恐怕不會像以往那樣公開反對新政策,也不會積極提出替代法案。

近日接管2022年眾議院民主黨競選團隊的眾議員馬洛尼(Sean Maloney)表示:「當初是共和黨議員反對選舉人投票結果,也是他們觸發國會暴動,而我們卻被混為一談。」

中間派民主黨議員組成的藍狗聯盟(Blue Dog Coalition)對這波企業抵制潮尤其不滿,因為中間派民主黨議員對傾向打壓企業的進步派形成抗衡,但企業全面暫停政治獻金已傷及中間派議員的政商關係。

凍結金援傷害政商關係

眾議院中間派民主黨團副主席墨菲(Stephanie Murphy)表示:「問題不在企業凍結金援,而是他們傳達的訊息。」

許多企業遊說團體預期一旦國會推動新稅法,企業就會恢復政治獻金。長期代表企業遊說國會民主黨團的布澤(Lyndon Boozer)表示:「華府的人記憶都很短暫,且看現況會持續多久。」

精句選粹
Lawmakers from both parties are pushing back against companies that have suspended campaign donations, saying the freeze is unfairly punishing everyone and could undermine corporate interests in Washington.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