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陸|地方政府押注新能源車

有了上海、合肥的榜樣在前,

大陸各城市紛紛押注新能源汽車,

希望藉此拉動經濟成長。

當前新能源汽車風頭正健,成為大陸各地政府爭相招攬的對象,更為此大撒銀彈,近期新能源車業者頻傳的融資、增資消息,顯示地方政府在新能源汽車創投行業的參與度愈來愈深。

1月底,浙江零跑科技B輪融資募集人民幣(下同)43億元,值得注意的是,本輪融資除了社會資本,合肥市政府投資平台也向零跑伸出橄欖枝:注資20億元。零跑也成為繼蔚來後,合肥引入的第二家新能源車企。

無獨有偶,近日由賈躍亭創辦的電動車法拉第未來(FF)也傳出好消息,珠海國資委擬投資20億元幫助FF實現量產,珠海兩大國企格力集團與華發集團也參與該次投資,法拉第未來能否浴火重生,廣受業界關注。

36氪報導指出,儘管新能源車企被視為燒錢、回收期長的投資,近年投資失敗的爛尾項目更屢見不鮮,但大陸各地熱情招攬、押注的情況,仍讓車企奇貨可居。其中,上海、合肥的案例更鼓舞了其他地方政府。

上海大手筆引進特斯拉

兩年多前,為了引進國際電動車霸主特斯拉(Tesla),藉此打造當地電動車供應鏈,上海市政府以半買半送方式,讓特斯拉以9.73億元取得浦東新區86萬平方公尺的土地,並為特斯拉提供100億元貸款建廠,鞏固上海在電動車賽局的競爭地位。

但對大陸其他城市來說,合肥的做法更具吸引力。今日合肥的經濟景象,很大程度得益其敢於押注京東方、科大訊飛、長鑫/兆易等新經濟公司,尤其2020年4月官方花費70億元投資蔚來汽車。

2020年初債務壓力沉重的蔚來,與北京亦莊、浙江湖州等地方政府的接觸沒有結果,與北汽、廣汽、上汽等傳統車企的合作也沒有下文,正處於生死存亡之際。所幸獲得合肥國資委貸款得以度過一劫,更因2020年全球電動車概念帶動股價暴漲,蔚來一度超過寶馬和賓士,成為全球第四大車企。

據統計,合肥投資蔚來,按其持有蔚來中國24.1%股份計算,合肥投資獲利超過1千億元,蔚來中國也把總部從上海遷入合肥,讓合肥成為最具新能源汽車特質的城市之一。更重要的是,在新冠疫情影響下,合肥受益新能源汽車,2020年GDP總量突破兆元,成為23個進入「兆元俱樂部」的城市之一。

輸血式扶助新能源車企

除了上海、合肥,大陸其他城市對新能源車企進行「輸血式」扶助的不在少數,像是作為大陸傳統汽車生產基地的廣州,其南部有廣汽豐田新能源、廣汽蔚來、小馬智行、恒大;東部有北汽新能源、廣本混合動力、寶能汽車產業園;北部有東風日產新能源,共同構成廣州新能源汽車的三大產業族群。

南京則一直扶植親手培養的拜騰,在折騰數年後,最近迎來好消息。2021年初,拜騰汽車與富士康、南京經濟技術開發區合作,力求2022年首季達成拜騰首款車型M-Byte量產。

市場分析人士坦言,當前大陸新能源車市場看似熱鬧,但真正把車造出來的沒幾家,「大部分都在追著風跑,運氣好的人能賺一筆錢離場,運氣不好的就會輸的傾家蕩產,而大多數玩家屬於後者」。有些地方政府也不乏僥倖想法,賭自己押中的是下一個特斯拉。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