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北亞|陌生的學校與自己

因疫情,「遠距」成為最佳因應措施:遠距辦公、遠距教學等,

而遠距讓韓國人有了前所未有的「陌生」感。

1月13日星期三,是首爾龍山區一所小學的畢業典禮,空蕩蕩的校園中,99位即將畢業的小六生,是一個又一個透過「方框」以視訊方式,參加了他們的畢業典禮。

韓國的新學年,是從每年3月開始,也因此小學、中學與高中畢業典禮也大多選在每年1月舉行,然而疫情改變了一切。因防疫而設下的社交距離下,2021年各校的畢業典禮,看不到往來必有的校門口販賣花束、紀念小物的攤販,也看不到三五成群拍照的師生或親友,只有空空的校園,教室裡有的也只是視訊工具,這對韓國學生與家們而言,是相當陌生的。

因疫情消失的一年級

2020年,疫情在全球爆發後,改變所有人的生活模式,韓國當然也不例外,但是,韓國對因為疫情而改變了「每天要上學上課」這件事是感到不適與陌生的。

2020年的「新生」,不論是小學、中學、高中以及大學等「一年級」新生,因為疫情而被迫取消迎新會、同時為防疫而採取每周分流到校上課,多數時間是透過遠距教學,結果,韓國社會竟冠上「消失的一年級」的名稱。

事實上,一年級沒有消失,只是沒有出現在校園,更為準確的說法是「出現在校園的時間變少了」。其實,不只是一年級的新生,2020年所有學生都受到同樣的對待,2020年的學生,可以說是韓國「遠距教學」的第一代。

2020年的學生,每周平均到校天數為2.2天,每天接受遠距教學的時間是4.3小時,隨著上學次數的減少,確實,只有一年級的新生是對學校與同學是感到陌生的。其他學生的學生則是因為「遠距」讓他們更加的想念校園與同學。

或許韓國的一年級新生們因為上學次減少了,而對學校與同學感到陌生,疫情也讓不少居家辦公的韓國人對自己感到陌生。

遠距辦公 生活大翻轉

金幸兒(音譯)是大集團的中階主管,單身又在外獨居的她,是個非常重視打扮的人,當然也是因為大半時間都要與同事相處,也因為大半時間都耗在公司,因此居家環境是每周、甚至每月才會整理、打掃一次。

疫情爆發後,為防疫,金辛兒的公司也採取了分離及居家辦公,原本久久才整理、打掃的居家空間,隨著居家的時間變多了,開始對家裡處處看不順眼,覺得到處都沾到了灰塵,結果,「每天」只要工作的空檔,都會忍不住的東收收、西掃掃。

反而過去極為重視的外貌,因為出外的時間變少了,也沒那麼重視了,有時工作累了連澡都懶得洗,過去每天都會洗頭、梳妝,也因為居家辦公,變為是一周都不一定洗一次頭,更不要說化妝了,有一天,金辛兒突然看到鏡中邋遢的自己,驚訝的說出:「喔,好陌生啊!」

相信金辛兒應該不是唯一。依據韓國GMark的數據顯示,2020年,洗髮精、潤絲液的銷量較2019年減少了7%,相對的家庭清潔劑、衛生紙、濕巾等的銷量分別成長了25%、24%及38%。

精句選粹
Virtual graduations are the only option this ye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