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陸|投資界退守淮河

過去大陸投資圈流傳一句「投資不過山海關」,

但今日已改成「投資不過淮河」,

投資地域集中化的情況更趨明顯。

長期以來,大陸投資圈有著「投資不過山海關」的說法,意即出自東北地區的投資標體質差、報酬率低,甚至會讓出資者得不償失。但近年在各地經濟發展不一、產業導向差異,以及人口流動變化下,投資圈的地域版圖已經大為縮小。

「從實際情況來看,山海關都嫌遠了,現在的投資是不過淮河。」一名大陸機構人士感嘆說,「今後,北方除了北京之外,我們一概不投資。」

36氪報導,專業機構資料顯示,2015年至2020年大陸共有73,914件融資案,融資額達人民幣(下同)6.92兆元。從地域上來看,具有政經優勢的北京以17,964件融資案和2.2兆元的融資額居於首位,其次為上海、廣東、浙江、江蘇,融資案數量分別為11,684件、11,953件、6,938件、6,472件,融資額分別為1.11兆元、1.04兆元、0.69兆元、0.42兆元。

淮河以北 只認北京000

2020年大陸各家投資機構更頻頻投資淮河以南地區,除了廣西、江西、貴州、雲南之外,淮河以南各省份企業融資案均超過百件以上。但淮河以北除了北京,其他省市的投資案均只有寥寥幾十件,甚至幾件而已。

以2020年幾家投資最為活躍的機構如紅杉資本中國、深創投、IDG等投資布局來看,「北上廣浙蘇」幾乎家家都愛。市場人士表示,從經濟發展、產業政策導向與人口流動來看,以長三角和珠三角地區所引領的「大南方時代」確已崛起,2020年新冠疫情更加速推快此一發展,令投資人布局更加偏愛長三角與珠三角等地。

經濟發展上,2020年前三季大陸GDP排名前10大的城市中,南方城市席捲多數席位,北方僅剩下北京一枝獨秀。就連身為直轄市的天津,在繼2019年GDP大跌後,2020年GDP已被杭州、南京和武漢超越,排名跌出前十位。

粵港澳大灣區超吸金

產業政策方面,這兩年以珠三角為主體的粵港澳大灣區深受投資人青睞。IDG資本合夥人張建斌表示,珠三角原本就是大陸民營經濟發達,家電、電子、生技、互聯網新創基礎雄厚的地方,在粵港澳大灣區政策加持下,更湧現出許多可操作的投資題材與標的。

另一個的重要因素,則是各地人口的移動流向。中泰證券報告顯示,2019年大陸人口遷入最多的省份為廣東與浙江,各超過80萬人,第三名為重慶,人口淨流入逾10萬人,其他多半是淨流出,且人口淨流出嚴重的地方多集中在東北、西北、華北地區。

人口淨流入多的地方,意謂該地具有較大就業機會與經濟動能,而不少流入人口中,多為具有經濟消費能力與技術專業人才,更能增添地方經濟競爭優勢。在出生率降低的背景下,就連上海都在積極「搶人」,上海在2020年9月宣布,重點學校的畢業生可以在上海直接取得戶口。

機構人士認為,資金是最敏感的,是流動的,哪裡機會多、報酬率高就會流向何處。從「投資不過山海關」,再到「投資不過淮河」,與其說是資本的關注焦點隨著時代變化而轉移,不如說是大陸的區域發展格局在輪動更新。因此如何改變市場對於「投資不過淮河」的定見與印象,將是大陸政府更大的挑戰。

2020年大陸最活躍的投資機構布局位置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