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陸|風電業搶搭補貼末班車

大陸的陸上、海上風電補貼政策,將於2021、2022年正式告終。

大陸風電業者為搶最後的補貼商機,無不卯足全力拚命裝機,

亦有部分大型風電業者加速布局海外。

隨著可再生能源補貼政策的逐步退場,大陸風電業者一方面趕在年底衝刺發電併網,搶奪最後的補貼盛宴,整個行業也瀰漫一股危機感。

大陸國家發改委在2018年已公告,2020年底前核准的陸上風電項目,2021年底前未完成併網者,國家將不再補貼。海上風電的最後補貼期限則是2022年。各家風電業者無不卯足全力裝機,務求在期限以前拿到最多補貼,在風電市場瘋狂裝機潮下,光是2019年,大陸市場累計的風電裝機量占全球比重就高達37%。

由於陸上風電補貼只剩一年即將到期,此刻裝機要趕在2021年前併網發電,時間太趕,各家風電業者的一級戰場全都集中到海上風電。

擁有豐富海上風電資源

大陸擁有豐富的海上風電資源,至2018年底大陸的海上風電累計裝機4.45GW(Giga Watt,10億瓦)、在建6.47GW,已成為僅次於英國和德國的第三大海上風電國家。根據大陸國家能源局公布的「風電發展『十三五』規劃」,到2020年底,其海上風電開工建設規模將達到10GW。

不過,海上風電也面臨多重考驗。從資源開發層面看,目前近海優質資源已先後開發,未來必須向深遠海延伸。但深遠海的環境變化多端,對風機的基礎、海上平台必須有更高的要求。

首先在建設成本方面,業內人士表示,海上風電的風機成本高居五成左右,且愈大葉片風機的發電效果愈好,風機大型化逐步成為行業趨勢。風機大型化的同時,也需要定制化。由於各地風場的風資源、地形環境、季節差異不同,必須利用定制化的風機與當地風資源結合,進而提高風能的捕獲效率。

另一方面,目前海上風電建設資源相對零散,未形成規模化效益。造成工程勘察、設計、製造、運維等一系列重複建設,帶來較高造價成本。最好的解決辦法,就是同步規劃、建設,通過產業集群的方式,降低產業鏈成本。

正因上述的建設難度及尚未形成規模集群,風電企業的初始投入成本高昂,多家企業擔憂補貼到期後可能會出現裝機的「懸崖式」斷層,建議地方政府在2022年中央補貼政策退場後應給予適當的過渡性補貼。譬如透過專項補貼方式,支持綜合實力強、具備先進技術的風電代表企業,讓企業有更多因應時間。

企業搶先布局海外市場

風電龍頭企業則是趕在大陸國內殺成一片紅海前,搶先布局海外市場。在A股和港股兩地上市的新疆金風科技,是大陸風電的領軍企業,近幾年開始逐漸擴大海外經營,目前總營收當中,其海外業務所占比例已達1成,且2020年持續拿下大筆訂單。

金風科技7月宣布得標哈薩克南部設置裝機容量10MW(Mega Watt,百萬瓦)發電機的項目。另外,金風科技還在巴基斯坦、土耳其和希臘等國家相繼獲得訂單。

不過,海外業務確保盈利並非易事。不僅從大陸向海外運輸巨大的葉片和機艙需要龐大的費用,而在組裝方面,也必須與當地企業等合作。一旦因工程失誤導致工期延長,還必須加上給予客戶補償的風險。實際上,金風科技2020年半年報已顯示,因海外項目工程延誤造成的總損失規模約在人民幣數億元。

儘管風電產業仍面臨不少挑戰,但業內普遍認為,在大陸官方強力支持下,長線來看企業必然出現跳躍式進展,也讓他國風電業者不敢掉以輕心、嚴陣以待。

大陸近年風電累計併網裝機總容量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