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洲|埃及成疫苗出口跳板

埃及憑藉人口規模、地理位置和疫苗生產能力優勢,

吸引俄羅斯、大陸和西方疫苗製造商與埃及合作,

將埃及作為出口新冠肺炎疫苗至中東與非洲的跳板。

埃及擁有龐大的人口、疫苗生產能力,加上策略地理位置,俄羅斯、大陸和西方疫苗製造商,皆把埃及視為出口新冠肺炎疫苗至開發中國家的跳板。

埃及一家民間企業與俄羅斯主權財富基金達成協議,擬進口數千萬劑俄國研發的新冠疫苗。大陸官員曾表示,希望將埃及作為非洲市場的疫苗生產中心,一家國營製藥公司與埃及攜手合作,在當地進行人體測試。

此外,埃及也在洽談進口數百萬劑由英國藥廠阿斯特捷利康(AstraZeneca),與牛津大學合作開發的疫苗。上述協議正待埃及官方批准。

疫苗政治學 首重地緣

俄羅斯與大陸雖然也積極與其他國家合作,例如阿拉伯聯合大公國(UAE),但公衛專家指出,埃及憑藉將近1億名人口、地理位置,以及生產疫苗的經驗,讓埃及政府能夠與全球的供應商談到最好的價格。

總部位在首爾的國際疫苗研究所主管Jerome Kim表示,現在出現所謂的「疫苗地緣政治。埃及正在做富裕國家所做的事,唯獨缺乏雄厚的資金,所以透過協商取得疫苗。」

埃及在10年前經歷H1N1新型流感疫情後,便開始強化疫苗生產能力。近期埃及藉由檢測和治療,成功控制C型肝炎病毒疫情。

根據世界衛生組織(WHO)埃及代表加瑟(Naeema Al-Gasser)表示,WHO日前評估埃及一間位在開羅市郊的主要疫苗製造廠,認為該廠房只需要微幅改進,就能夠生產新冠肺炎疫苗。

值得一提的是,在新冠肺炎首波疫情爆發時,埃及的醫院承受巨大壓力,該國的醫師工會不得不出言警告,表示埃及的醫療系統可能瀕臨崩潰。

埃及的新冠肺炎篩檢落後於其他國家,政府官員私下表示,疫情實際擴散速度可能是官方公布的10倍。雖然官方的感疫率持續下滑,但是官員擔心未來幾個月可能爆發第二波疫情。

埃及人民對經濟疲弱和自由受限逐漸感到不滿,若是埃及能順利推出疫苗,將是政府的一大政治勝利。自9月以來,埃及全國出現多場示威抗議行動,要求總統塞西(Abdel Fattah al-Sisi)下台。根據人權組織表示,將近有1,000名示威者遭到逮捕。

陸、俄疫苗 挺進埃及

儘管專家質疑大陸疫苗的有效性,但比起歐洲和美國研發的疫苗,大陸疫苗是更便宜和容易取得的替代選項。大陸目前在四個中東國家試驗疫苗,除了埃及外,還有巴林、阿聯大公國和約旦。

埃及政府在電視廣告大力宣傳大陸國藥集團(Sinopharm)研發的疫苗,計劃招募6,000名自願者參與人體試驗。衛生部長薩伊德(Hala Zayed)甚至在9月和10月分別施打了兩階段的疫苗,試圖吸引外界注意該項試驗。

俄羅斯正追趕大陸的腳步,積極挺進埃及市場。俄國主權財富基金9月稍晚與埃及一家私人公司簽訂合作協議,將在埃及分派2,500萬劑俄國研發的「史普尼克V」(Sputnik V)疫苗。

精句選粹
Egypt is emerging as a critical proving ground for global powers seeking to export a coronavirus vaccine to the developing world.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