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美|阿根廷外匯存底見底

阿根廷美元短缺,

不僅正在侵蝕該國外匯存底,

並還考驗當地政府能否遏止該拉美第三大經濟體爆發全面金融危機的能力。

葛瑞尼(Edgardo Guerrini)在阿根廷賣了40多年的汽車、卡車與巴士輪胎後,如今他的公司卻被迫處於閒置狀態,因為阿根廷政府不再對這些輪胎發出進口許可證。

葛瑞尼不是唯一受害者,在阿根廷有數千家公司都面臨類似命運,主要原因是該國央行現今可用來進行基本外匯交易的美元愈來愈少。

然而在美元短缺背後,隱藏的是危及阿根廷外匯存底不斷萎縮的信心危機,並考驗該國政府是否有能力避免另一波全面性的經濟與財政危機。

根據當地證券商與銀行透露,他們每天都會接到詢問相同問題的電話:「央行實際上還有多少美元?」密切關注外匯存底數字,已成為阿根廷投資者的一種儀式。

對美元需求激增

由於過去曾經歷數次債務危機的痛苦,讓這些緊張的阿根廷民眾,一有機會就持續買進美元或是從銀行帳戶提領美元。根據追蹤阿根廷央行動向的經濟學家推估,自8月中旬以來,央行外匯存底已從60億美元急遽萎縮到只剩下約16億美元。

另一個顯現阿根廷財政壓力的跡象就是官方與黑市的披索匯率不斷擴大。前者訂定為每美元可兌換82披索,不過後者在8月中卻為一美元兌130披索,到10月甚至擴大到167披索。

當地一家零售銀行的分行經理甚至建議他們客戶趕緊將美元從帳戶提出。這名經理透露:「在這個國家,我們沒有很好的歷史來說服民眾,將美元放在銀行是安全的舉動。」

由於個人與企業對美元需求激增,經濟學家預期,當地政府遲早都會被迫放手讓官方匯率大幅貶值,即使現任總統費南德茲(Alberto Fernandez)曾承諾該情況不會發生。

恐引發通膨飛漲

若讓披索匯率按市價浮動,將可能引發通膨飛漲,恐令今年預料經濟恐將萎縮超過12%的阿根廷更為雪上加霜。該國現今通膨率為37%,進一步動亂將令阿根廷經濟萎縮持續到2021年。

為避免目前僅有的美元部位持續流失,阿根廷政府祭出多項措施,像是將美元購買稅率提高到35%、個人每月購買美元的上限為200美元。另外它還下令凍結從公共運輸、食用油到電信服務等公共服務價格,讓因通膨導致成本增加的這些企業更加有苦難言。

不過仍有許多經濟學家認為這些措施仍不足抵擋美元外流危機。

一名專門研究阿根廷經濟的美國大學經濟學家波塞肯斯基(Arturo Porzecanski)形容,阿根廷政府的做法就像是「企圖用手指堵住河堤的荷蘭小男孩故事」。

美元短缺危機,有部分是與裴隆主義的意識形態有關。該主義傾向豎立保護主義壁壘與進行嚴格的外匯管制,而不是針對支出增加與大量印製鈔票所引發的經濟問題尋找因應對策。

因美元短缺危機,進而引發阿根廷經濟深陷困境下,費南德茲政府如何扭轉頹勢也成為它所面臨的重大挑戰。費南德茲與執政黨向來習慣大舉增加支出。不願採納國際貨幣基金建議的撙節措施。

阿根廷前國營銀行總裁麥康尼安(Carlos Melconian)表示:「這是裴隆主義的歷史挑戰,該主義向來喜歡誇口說,知道如何管理與控制複雜情況。」

精句選粹
Behind the dollar shortage is a growing crisis of confidence that now threatens to wipe out Argentina’s dwindling foreign reserves.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