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北亞|文在寅的公平正義

就任以來「公平」、「公正」掛嘴邊的韓國總統文在寅,

被監察院爆出「非法」支付薪資給「親信」、「心腹」,

也讓文在寅再提「公平」一詞時,竟成為輿論嘲諷的題材。

最近,韓國監察院的監察報告直指韓國總統文在寅「非法」支付薪資給「親信」、「心腹」。

對監察院的監察報告,青瓦台表明:「不打算發表對監察院的監察結果發表評論。」但是,執政黨國會議員則將事件指為是監察院長崔在亨個人的反撲,甚至導向為不尋常的政治事件。

崔在亨主要在兩件事情上惹惱了青瓦台與執政黨。一是,文在寅政府為了實現非核政策,提前將月城核電廠1號機組除役,在國會要求調查下,監察院展開監察動作,卻沒有考慮「政治因素」,當時曾引起執政的民主共同黨人士的不滿,甚至要求崔在亨「提前辭職」。

二是,在監察委員出缺時,青瓦台曾向監察院推薦前法務部次長金浯洙為繼任人選,卻遭到崔在亨的拒絕。

那麼崔在亨是做了什麼事,讓青瓦台不打算特別評論、執政黨導向為不尋常的政治事件?

監察院「第一次」針對總統直屬的四個諮詢委員會:國家均衡發展委員會、經濟社會勞動委員會、就業委員會,以及政策策畫委員會,進行調查,調查結果,直陳文在寅「非法」支付薪資,對象全是文在寅的「親信」、「心腹」。

事證是,國家均衡發展委員會,從2019年1月至2020年1月,每月支付400萬韓元、總計5,200萬韓元,給時任委員長的宋在祜。

不合規 發薪給特定人

依據韓國相關法規,諮詢委員長是非常任職務,依法,可支付專家諮詢費,但不能像發薪資一樣每月固定給付費用,況且,同樣都是委員長,慶北大學教授金思悅自2020年3月以來,就不曾從青瓦台收過「專家諮詢費」。

還有就業委員會,因為委員長是文在寅,因此,青瓦台給付的對象是副委員長,依據監察結果發現,2017年6月至2018年2月固定每月支付628萬韓元,總計5,513萬韓元給時任副委員長、現為光州市長的李庸燮。接著從2018年4月到2020年2月,每月固定支付641萬韓元、總計1億4,099萬韓元給時任副委員長、前國會議員李穆熙。

同樣的,依據韓國相關法規,副委員長只有在負責收集資料以及實地進行調查時,才能領取一定額度的「協助國家工作」的補貼,也就是有做事,才有錢。而且,同樣的,在他們之後,擔任副委員長的亞洲大學教授金容基,沒有獲得任何的費用。

經濟社會勞動委員會,從2017年8月起一直由前民主勞動党代表文成賢擔任委員長,誇張是,不但每月有固定收入,還會加薪:2017年是每月固定607萬韓元,2018年到2019年則每月638萬韓元,2020年至今,每月649萬韓元。

平平都是委員長、副委員長,同工卻有人有酬,有人無酬,其間差別在「親疏有別」。宋在祜,2017年韓國總統大選時,是文在寅陣營的「國民發展委員會」,在文在寅入主青瓦台後,先在「國家均衡發展委員會」養望,之後代表執政黨參選,現為韓國國會議員。

人親 就易失公允

李庸燮,2017年總統大選時,是文在寅陣營的「緊急經濟對策團長」,李穆熙則是2012年總統大選時,是文在寅陣營的「策畫本部長」。顯然,宋在祜他們,即使不是文在寅的「親信」、「心腹」,他們也都是文在寅當年打選戰的「盟友」。

監察院的監察結果,不論是否為崔在亨的反撲,還是不尋常的政治事件,文在寅用納稅人的錢,不合規的「照應」政壇的選戰盟友,無論如何都背離他一向主張的公平、公正。加上,文在寅政府上任以來,不斷的爆發入學考試、兵役、就業等的弊端,這也讓文在寅日前在一場演講中提了30多次「公平」一詞,而成為輿論嘲諷的題材。

精句選粹
Close associates of President Moon Jae-in received illegal monthly payments while serving in top posts of presidential advisory groups.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