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洲|東西德成疫情分水嶺

東西德合併30年後,德東經濟發展、人口密度等各方面落差依舊,

如今卻因人口老化、個人所得較低躲過疫情。

今年73歲的威爾弗瑞德(Wilfried Just)與66歲妻子華爾特勞特(Waltraut Just)自1985年移居施威林(Schwerin)後,一住就是35年。回想當年施威林有上百個小孩到處亂跑,每到假日湖邊人潮多到連沙灘都看不見。

華爾特勞特感嘆道:「現在這裡都是老人,我們也不常出門了。」數十年來當地年輕人口外移、經濟蕭條,但或許因為這樣才讓她與丈夫免受疫情威脅。

施威林維持零死亡紀錄

今年初新冠肺炎疫情爆發至今,施威林一直維持零死亡病例的紀錄。施威林所在的梅克倫堡西波美拉尼亞省是昔日東德五大省之一,面積相當於美國紐澤西州。當地平均每10萬人僅有75人確診新冠肺炎,反觀西德最繁榮的巴伐利亞省確診病例比重高達7倍。

雖缺乏科學研究證實德國東西部疫情落差的確切原因為何,但不少專家認為東西德合併至今兩地在經濟、社會、文化上的差異依舊顯著,是導致疫情落差的主因。

去年德東平均每人國內生產毛額(GDP per capita)只有全國平均值的79%,若排除位處東西德分界的柏林,去年德東表現只有全國平均值的73%。東德不僅人口密度較低,也缺乏工業重鎮及大型企業。

位於不來梅的萊布尼茲疾病預防與流行病學研究中心研究員錫布(Hajo Zeeb)表示:「東西德之間的鴻溝至今尚存,令人感到訝異,但這次反而讓德東占了優勢。」

1990至2019年德東共有220萬人外移到德西謀生,光是東德的薩克森安拉特省就流失四分之一人口。同一期間德西人口增加540萬人,其中除了德東外移人口之外,還包括不少外籍移民。

錫布表示德東人口老化是躲過疫情的原因之一,因為外界普遍懷疑去年冬天爆發的第一波疫情是德國年輕人到義大利滑雪勝地度假時感染,且近日爆發的第二波疫情也多半是年輕人群聚所導致。德東人口平均年齡47歲,高於全國平均值44.5歲。

東德確診人數低於西德

除了施威林之外,羅斯托克、萊比錫、德勒斯登等德東大型城市確診人數也低於德西城市,令專家懷疑在人口密度低之外還有其他原因造就德東的防疫優勢。
羅斯托克大學醫院病毒學家雷辛格(Emil Reisinger)認為,德國兩大國際機場位於慕尼黑及法蘭克福,相較之下東德人出國較不方便,且東德距離滑雪勝地阿爾卑斯山較遠,都是造就境外移入確診病例偏低的原因。

施威林北部行政區首長威斯(Kerstin Weiss)表示,梅克倫堡西波美拉尼亞省的平均可支配所得是全國最低,這也代表當地人較不能負擔昂貴的出國旅遊計畫,相對降低感染風險。

政治人物則認為,德東防疫有成要感謝地方政府超前部署。施威林市長巴登席爾(Rico Badenschier)表示:「我們在第一波疫情正式爆發前就下令封鎖。」施威林在3月11日通報首例確診病例,3月16日當地政府就下令關閉學校。另一德東城市耶拿(Jena)在4月下令民眾進出公共場所須戴口罩,創全國首例。

不來梅大學博士後研究員希爾瑪(Till Hilmar)引述研究指出,東德曾經歷共產統治的老年人不像西德人那樣熱愛社交,也比西德人更能接受政府干預。這樣的文化差異也在疫情中成為東德的防疫優勢。

經濟學家認為,姑且不論東西德在人口組成及文化上的差異,長久以來德東經濟結構上的問題恰巧在疫情爆發後形成防護網。Ifo經濟研究院預測,今年德東GDP將萎縮5.9%,不及全國GDP的6.7%跌幅,主因是德國工業重鎮大多位於德西,因此疫情重創製造業反而對德東影響較小。

精句選粹
A sharp difference in the number of coronavirus cases between western Germany and the former communist East has emerged as a new divide, three decades after reunification.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