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東|疫情「空」襲杜拜經濟

在新冠肺炎疫情重創下,

阿聯酋航空被迫大裁員,杜拜經濟不斷受衝擊。

杜拜從沙漠邊陲地區躍升為中東大都會,進一步成為全球最大洲際交通樞紐之一,展開多年經濟榮景,阿聯酋航空(Emirates Airline;以下簡稱阿航)功不可沒,但新冠肺炎疫情重創航空業,阿航也無法倖免,對其極依賴的杜拜經濟也受拖累。

阿航一路走來見慣風雨,曾經歷多次中東衝突和油價大跌的困境並逐一克服,但最終仍敵不過疫情打擊,被迫做出成立以來首度連續大裁員的決定。

阿航裁撤數萬人

由於疫情爆發後幾乎讓全球航空旅遊瞬間凍結起來,即使阿航競爭力長期超越歐美對手,其擁有約十萬員工的母公司阿聯酋航空集團(The Emirates Group)也必須陸續裁撤數萬人來因應。與之相關的餐飲等投資也不斷縮減。

阿航總裁克拉克(Tim Clark)指疫情令飛往杜拜的旅客銳減,使杜拜整體經濟景氣急凍,尤其飯店與餐廳等經營極為困難。

疫情衝擊該集團目前的飯店入住率,從去年大約這個時候的近95%,劇跌至10%到15%之間,因此被迫把員工人數從約1,000人大減至約300人。

沙瑪強調阿航是把外國旅客帶來杜拜的重要航空公司,當其持續大裁員和不斷減少航線之下,杜拜的所有產業都因此受影響。

杜拜政府在1985年以1,000萬美元成立阿航,當初只有兩架跟巴基斯坦國際航空租用的客機。

杜拜大公國親王阿勒馬克圖姆(Sheikh Mohammed bin Rashid Al Maktoum)協助成立阿航,並把其打造為一家優質而賺錢的航空公司。

在政府大力支助下,阿航很快就成為全球大型航空公司之一,以寬體客機源源不絕地把各國旅客帶來杜拜或經此地過境,因此愈來愈多旅客在此地停留而推動當地不斷興建飯店和購物中心以滿足需求。

這個榮景吹起杜拜的房地產泡沫,在2009年金融危機期間破滅。不過由於阿航不斷擴大其全球航線網絡來為發展中國家提供服務,不但能承受金融危機對杜拜經濟的打擊,隨後還積極在杜拜和歐洲等地把事業版圖拓展至飯店業。

杜拜經濟估縮11%

阿航克服了金融危機,卻逃不過新冠肺炎疫情打擊。疫情爆發後杜拜被迫封閉邊境三個月來防疫,直到7月7日才重新對外國旅客開放,但其重要客源地印度、英國、沙烏地阿拉伯、中國與俄羅斯等因疫情嚴重或旅遊禁令而無法入境,而阿航目前運載的旅客量只有去年同期約12%。

杜拜旅遊與觀光業自1月以來即每個月呈萎縮狀態,標普全球評級預測杜拜今年經濟將萎縮約11%。為吸引大家到杜拜旅遊,阿航承諾若旅客到杜拜感染新冠肺炎,會為其支付一切醫療費用,有杜拜飯店業者認為此舉有助吸引旅客。

杜拜沒有公布新冠肺炎確診與死亡數字,但其屬於阿拉伯聯合大公國(簡稱阿聯)一部份。迄10月11日止,阿聯累計確診10.6萬人,累計死亡445人。阿聯總人口將近1,000萬人,杜拜即占其中三分之一。

精句選粹
Hit hard by pandemic, Emirates Airline slashes jobs, wreaking havoc on Gulf state’s economy.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