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濟教室|非典僱用比日韓少?

 日、韓非典型僱用愈來愈多,台灣比率與之甚遠,

從我國的調查問卷可以找到蛛絲馬跡,研判應該是定義上的差異問題。

早年日劇像東京愛情故事、美味關係、長假、戀愛世代雖也有描繪都會上班族的情節,但重點全在談情說愛,沒有找不到工作的問題,但這些年就不一樣了,派遣女王、月薪嬌妻、寬鬆世代又如何、今天不上班等等都反映著日本當前職場的問題。

韓劇亦然,早年Mr.Q、火花、夏日香氣、冬季戀歌根本沒有觸及正職、非正職的問題,即使Mr.Q是以企業部門鬥爭為題材,但重點仍是談情說愛,近年就不太一樣了,如菜鳥上班族、未生全都著墨在正職人員、約聘人員、人力派遣職場裡衝突。

戲如人生,1990年代日、韓經濟欣欣向榮,自然是談情說愛當道,而今榮景不再,就業難,薪水低,職場矛盾自然就成為戲劇的題材。自2000年以來,日、韓兼職、打工、約聘及派遣人力這類「非典型僱用」愈來愈多,依日本總務省統計,非典型僱用比率二十年來(1997~2017)已由23%升至37%。

變化如此之大的除了日本,還有韓國,韓國非典型僱用比率也非常高,近年大概在33%,也就是每三個上班族就有一個是約聘、部分工時或派遣人力,此一比率與日本不分軒輊。

而台灣的情況如何?從青年起薪倒退看來,情況也一樣困難,但是從我國官方統計所呈現的數字卻與日、韓有天壤之別,日、韓非典僱用比率皆逾三成,而我國竟然連一成都不到。純從這項數字來看,好像台灣的就業環境、就業條件比日、韓好,然而,比較二十年來的薪資,台灣不如韓、日甚遠,既是如此,何以我們「非典型僱用」比率竟如此之低?

從我國調查問卷研判,這應該是定義上的問題。韓、日的非典型僱用除了納入部分工時、臨時僱用、派遣人力之外,約聘人員等非正職者也一概計入。

依韓國勞動法規,企業約聘人員(非正職人員)僱用時間不得逾兩年,若續聘便得轉為正職人員,其薪資、年金、健保等待遇將明顯提升,然而最終能轉為正職者畢竟有限,「非典僱用」比率因此被推升至三成以上。

我國調查問卷只問受訪者是「全時工作」或「部分時間工作」,接著續問「是否為臨時性人力或人力派遣」,循此推估出「非典型僱用」人數。試想,這樣的詢問,那些在公司處於約聘階段(年資一年以內者)的就業者會怎麼答,他們會答全時工作,而不會把自己說成臨時人力,我國勞動法規與韓國有點雷同,聘用一年後若再續聘則便會轉為正式員工,這部分的人力不納入統計,自然會低估我國的非典僱用比率。

我國企業聘用一年後會續聘的比率有多少,目前並沒有統計,但依據主計總處的資料,我國企業裡年資不滿一年的員工比率兩成,約150萬人,加上官方原估數,非典僱用人數大約有220萬人,非典僱用比率也達到28%,雖仍低於日、韓,但顯然比較合理。

可以預見的未來,全球化的腳步不會停下來,因此非典型僱用的情況必再升高,這對於勞工是非常不公平的,若不改變這個局面,隨著貧富差距擴大,必將衍生更多社會問題,經濟低迷也將會成為常態。

 


小檔案

依勞動部職類別薪資調查,1999年我國具大學學歷的初任人員薪資(月薪)28,551元,至2017年仍僅28,446元,而同一期間具研究所學歷者也只由30,388元微升至33,633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