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新創公司改遠端募資

今年爆發新冠肺炎疫情,各產業深受衝擊,

連新創與創投業者也備受影響,

遠端募資取代傳統募資。

以前,對於新創和創投公司來說,投資絕對是一項低技術的活動。他們會在產業會議上引起大家的注意,在漫長的午餐會上互相交流,泡酒吧喝酒,或者在舊金山海濱散步時進行推銷。

但在當前疫情大流行的時期,企業家和投資人必須得要有更多的創意。

從開發口才訓練、高速公路標誌到小夜曲等各項產品,新創公司創辦人都在研發新冠肺炎疫情時期募資的新策略,以便推銷自家的公司與產品,這些新策略全都是透過視訊聊天應用程式。而這些新策略的構想過去可能都只是在紙上談兵。

學習用聲音來吸金

總部位於舊金山的AI新創公司Pathmind執行長尼克森(Chris Nicholson)正在上語音課,以改善他透過電話或視訊與投資人對話時的感染力。

尼克森說:「我們現在被限縮到聲音與影像,投入感情並引起共鳴才能引起別人感動。」他在打重要電話前,都會先進行開嗓的練習。

與此同時,投資人也得跟著調整,適應不以喝咖啡與握手的情況下簽訂數百萬美元的合約,並且維持長年的合作關係。

對於創投公司而言,他們不得不重新調整投資決策的方式,對投資決策使用的標準也會更加謹慎,並採用不包括眼神交流的條件。

舊金山Maverick創投公司的投資人巴塔查亞(Ambar Bhattacharyya)表示,某公司創辦人在透過Zoom進行募款時拿起一把木吉他,彈奏老鷹合唱團(Eagles)經典歌曲《加州旅館》。然後,Maverick創投就來出錢投資了。

巴塔查亞說:「每天日復一日,要想出讓人印象深刻的募資新手法,難度可是很高。」

在封鎖期間,新創公司募資活動本來就是一個相當費時的工作,至少需耗時好幾個月,但現在基本上就是透過視訊通訊應用軟體Zoom來進行,而且在居家上班的潮流下,更加凸顯視訊會議過於單調的特性。

遠端籌資 人心更難猜

大學招聘和留用應用軟體ZeeMee的執行長狄戴克(Vanessa Didyk)指出,「我無法一一親自拜訪所有投資人,所以他們很難會記得我,但視訊會議讓我比較擔心的一點是,他們看起來沒兩樣。」

企業家和創業投資客李本(Phil Libin)沒多久就對Zoom感到厭煩,有一次為了炒熱會議氣氛,他還一時興起拿一條綠毛巾當作綠色螢幕,即興來一段氣象預報。李本說,「我那時就是胡搞一通,根本在浪費時間。」

後來經過多次嘗試後,李本偶然找到了一個產品並成立了自己的新創公司All Turtles。今年6月,李本幫一家叫mmhmm的視訊通訊平台完成了450萬美元的募資。

Tellus執行長寇克(Tania A. Coke)原本的的處境更加艱難,今年2月份她的醫療設備新創公司本來眼看就要完成新一輪募資,未料疫情爆發席捲全球,股市更出現崩盤。後來一直拖到7月,整個700萬美元募資計畫才終於順利結案。

寇克指出:「我們有一家硬體公司,但投資人想要實際接觸並體驗公司的產品,尤其是在草創的發展階段,問題是我們沒辦法透過電郵將產品寄給投資人看。」

精句選粹
Startups turn to remote fundraising.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