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北亞|日政府逼電信商降價

日本的手機費率高,收費制度難懂,

過去業者還要求綁2年、3年的約,沒在規定的解約月份解約就要繳違約金,

總之輸的總是消費者。

日本新首相菅義偉大刀闊斧推動改革,調降手機通訊費更是改革的重點之一。菅義偉18日指示總務大臣武田良太力促手機通訊費降價。武田隨後向媒體表示,將營造促進業者競爭的環境,讓手機費用調降,「只降一成的話就不是改革」,還強調「100%可以(降價)」。

手機是生活必需品,但在日本市場已被NTT DoCoMo、KDDI(au)、Soft bank三家電信大廠瓜分,使日本的手機收費比其他先進國家來得高。

菅義偉在官房長官任內就不斷指出日本的手機通訊費高於世界各國。他在宣布參選自民黨總裁(黨魁)後,9月3日在新聞節目「Live News it!」中表示,「即使便宜的買到手機,結果大家要花很多錢付通訊費。日本的手機費被指為全世界最貴,所以要從調降手機通訊費下手,希望降四成左右。」

當媒體傳出菅義偉可能成為前首相安倍晉三的接班人後,日本電信業者的股票就開始走低。武田18日發話要讓手機費降價一成以上,三大股價更是應聲下跌。

估三年後降價五成

日媒報導,總務省已透過虛擬行動網路通訊公司( Mobile virtual network operator,MVNO,日本又稱廉價智慧手機公司)布局讓手機大幅降價,預估「今後三年最多可降五折左右」。

對用戶而言,手機費的大幅降價真是求之不得,但對業者來說,過度的降價可能削弱廠商在技術革新上的競爭力,也可能影響今後5G、6G行動通訊技術的發展。

經濟記者町田徹在《金錢商業》網站上發文指出,從歷史上來看,日本不只手機通訊費,無論是電話費、電費、瓦斯費、高速公路過路費等基礎設施費用都偏高是不爭的事實。

菅義偉曾任總務大臣,他多次嘗試著在官方的主導下調降手機通訊費,但無論提出什麼政策,都遭到電信業者、手機製造、銷售的家電廠商等的強烈抵抗而難有進展。有志難伸的他上台後便下定決定,勢必打破業者的既得權利。

電信業者過度獲利

菅義偉提出,2017年度東京電力控股的營業獲利率為4.9%,東京瓦斯為6.5%,三家大型電信公司則平均達到20.4%,他主張電信業者過度獲利是不健全的。

在安倍前政權時代,其實已開始運用政治力量要求手機業者降價,而且收到一定的成效,廉價手機也開始發動攻勢,推出各種便宜的優惠方案。在菅義偉的大力推動下,今後手機上網費還可望降價,有專家預測今後三年手機上網費可能會降至半價,整個手機費用也可望大幅降價。

不過,町田提出警語指出,日本三大手機業者這二、三年降價後,2019年度的營業獲利率平均為18.9%,比美國AT&T及與威訊通訊(Verizon Communications)的平均獲利率19.2%低。

更讓人驚訝的是,日本三大業者的營業利潤合計為2兆7,900萬日圓強,美國第二大電信業者威訊通訊一家的營業利潤以1美元兌105日圓換算的話,達2兆9,400萬日圓弱,日本業者根本就無法比。

町田指出,在數位革命的世界,不僅是手機大廠,軟體、社群網路,無論是美國的「GAFA」,即谷歌(Google)、蘋果(Apple)、臉書(Facebook)、亞馬遜(Amazon),或中國的百度、阿里巴巴、騰訊等大企業都不斷在研發和技術創新上激烈競爭。

要與國際大廠競爭就要靠豐富的資金能力,換言之是企業的收益能力,但日本三家電信大廠合起來都不敵美國第二大電信商,今後該如何在國際市場上競爭。再者,日本推動數位革命的基礎設施「行動通訊服務」仍然只有舊式網路,產業競爭力已經低劣,今後可能會更加落後,差距越來越大。

精句選粹
Prime Minister Yoshihide Suga is calling for big price drops for mobile services.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