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北亞|濫權的法務部長們

去年,韓國法務部長曹國因女兒走後門入名門大學的「女仗父勢」風波請辭;

今年,法務部長秋美愛也被爆出為服兵役的兒子爭取好差的「子仗母勢」事件。

秋美愛,是韓國文在寅政府的現任法務部長。今年1月2日韓國總統文在寅任命她為法務部長時,青瓦台形容她的「政治分量十足」,過去曾是法官,從政後成為韓國第一位五度當選的女國會議員。

秋美愛邊推司改邊享特權

青瓦台當時還說,秋美愛為了「維護弱勢群體權益」投身法界,擔任法官時廣受好評,從政後表現出「卓越的政治才幹」;除了法律本行和從政經驗外,她堅定的信念與鮮明的改革傾向,將有助於完成人民盼望的司法改革並建立「公平正義的法治國家」。

曹國,是秋美愛的前一任,也就是前法務部長,更是文在寅親自提名的人選,備受文在寅的信任。曹國曾任首爾大學法學研究所教授,向來高調批評權貴行為,素有「江南左派」之稱,在被任命為法務部長前,在韓國的學、政界形象清高。

秋美愛與曹國,不僅僅是文在寅政府的前後任法務部長,這兩人在擔任法務部長前的形象,都很「清高」。然而,形象清高的他們,在成為法務部長後,都爆出了連串「濫用權勢」的醜聞,自然也激起韓國社會對文在寅政府的憤怒,因為當初文在寅就是靠著要打造「沒有特權的韓國」的口號而入主青瓦台。結果,爆出「享特權」竟是最該強調公平、正義、遵法的法務部長,而且還不是只有一位,是連著前後兩任都遭質疑濫用權勢。

曹國,2019年9月就任法務部長後,爆出女兒高中時名列病理學論文第一作者的資格造假、疑靠走後門進入名校高麗大學、就讀釜山大學醫學研究所時,留級兩次卻連續六學期拿獎學金。不只是如此,他還同時被爆出涉嫌以妻子名義炒股、私募基金報告造假、刪除電腦中的證據等等。

一開始,曹國堅持自己是清白的、並強調「個人的行為」一切都合法,加上又有文在寅力挺,不願請辭,進而引爆全韓國的大學生不斷走上街頭集會抗議,表達不滿,最終還是敵不過來自社會、輿論排山倒海的壓力而宣布辭職,從他上任到下台,只有35天。

年輕世代對文在寅失望

在曹國辭職52天後,文在寅再提名秋美愛為法務部長。然而,令人遺憾的是,同樣的情節,在秋美愛身上再次發生。今年9月初,秋美愛遭到在野國會議員的指控,在2017年底至2018年初,在她擔任共同民主黨代表(黨主席)期間,曾以黨代表辦公室名義聯繫國防部,為自己的兒子爭取擔任平昌冬奧翻譯兵的資格、以及在服兵役期間違規休假等。

秋美愛的反應也一如曹國,在國會的聽證會上,同樣強調她的所作所為一切都合法,還說,「身為父母,即使有這麼做(為兒子爭取)也是人之常情。」她還藉此為自己的兒子叫屈,說他完全有能力被選拔為平昌冬奧的翻譯兵,「是部隊用抽籤的方式,淘汰了我兒子。」

秋美愛在國會表現出來的態度,不但令韓國大眾感到沮喪、失望,也進一步加深社會對文在寅政府的反感。特別是,想到文在寅在就職演說中不斷強調,將打造一個「機會平等,過程公平,結果正義」的韓國,因此,對文在寅本人,及其執政的團隊,是更加感到憤怒與失望。

去年曹國引爆的風波,被韓國年輕族群稱為是「女仗父勢」事件,當時文在寅的支持度因此降到歷史新低。這次秋美愛則被稱為是「子仗母勢」事件,也讓原本最支持文在寅的18到29歲的年齡群的支持度首度跌破30%,顯示出韓國年輕世代對主政者的失望與憤怒。

精句選粹
Justice Minister Choo Mi-ae rejected opposition lawmakers’ accusations that she or her husband had made a request to the Ministry of National Defense to seek a favor for her son when he was serving in the military in 2017.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