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洲|南非禁酒令打擊酒莊

南非在8月中解除防疫禁酒令,但許多酒莊擔心為時已晚,

因為禁酒期間相關企業被迫裁員,

不少酒莊已陷入經營危機。

今年8月初約翰尼斯堡大街上的餐廳氣氛詭異,明明是晚餐時段但店內為數不多的客人桌上卻擺著一只茶壺,茶壺內裝的不是茶卻是酒,不禁讓人聯想到美國1920年代禁酒令時期,如今同樣場景出現在南非正是禁酒令之下的社會亂象。

看待防疫尤其嚴格的南非政府自3月26日起宣布封城,同時實施一連串禁令阻止民眾群聚,包括禁止香菸及酒類銷售,只是沒想到全國禁酒令對南非舉足輕重的葡萄酒產業帶來前所未有的危機。

禁酒亂象叢生

南非在疫情爆發後先後實施兩波禁酒令,第一波自3月26日到5月底,隨後短暫取消禁令六周,但在7月13日又實施第二波禁酒令,直到8月17日才解除禁令,前前後後總計禁酒14周,期間還一度禁止酒類出口,幾乎把整個產業逼到走投無路。

一名在開普敦東部葡萄酒產區斯泰倫博斯(Stellenbosch)經營家族酒莊的老闆表示:「起初我們很支持政府的防疫政策,但第二波禁酒令實在把大家逼上絕路。我們必須想辦法賣酒才能付員工薪水。」

這名老闆為了生計選擇鋌而走險,在禁酒令期間透過即時通軟體私訊酒商,暗中銷售酒莊生產的席哈紅酒及白梢楠白酒。像他一樣違法賣酒的酒莊老闆不在少數,而這些葡萄酒經由酒商賣給餐廳後,又假冒成茶賣給消費者,或是在帳面上以「特製蛋糕」等假冒品項蒙混帶過。

各式各樣的禁酒亂象不只出現在葡萄酒產業及都會區餐廳,就連住在鄉下無處可去的民眾也受不了沒有酒喝的日子,開始用鳳梨、柚子、香蕉充當原料製作私釀酒,一度造成鳳梨批發價飆漲。

葡萄酒業虧逾4億美元

南非政府終於在8月17日解除禁酒令,但對許多酒莊來說為時已晚。南非葡萄酒協會估計,禁酒令使葡萄酒產業損失70億南非幣(約4.2億美元)營收,並造成2.1萬人失業。代表南非各大葡萄酒莊、釀酒廠及相關企業的組織VinPro估計,超過80家葡萄酒廠及350家葡萄園瀕臨破產。斯泰倫博斯另一家酒莊Kleine Zalza Wines的首席釀酒師瑞莫(Alastair Rimmer)表示:「我們的事業岌岌可危。」

南非葡萄酒自1994年種族隔離制度瓦解後,便逐漸在國際市場嶄露頭角,並在2010年取代法國成為英國市場當中葡萄酒銷售量最高的原產國。如今南非已是全球第八大葡萄酒生產國及出口國,國內葡萄酒產業總計雇用29萬人,若將更廣泛的酒類產業包含在內,總計創造百萬個就業機會。

南非酒類品牌經營者協會估計,南非經濟產值3,510億美元當中有3%來自酒類銷售及稅收,可見禁酒令重創葡萄酒產業的同時也拖累南非經濟。國際貨幣基金(IMF)估計南非今年國內生產毛額(GDP)下滑8%,是1990年代種族隔離制度瓦解後最大衰退。(禁止酒駕,飲酒過量有害健康)

精句選粹
South Africa’s $1.5 billion wine industry is reeling after a series of pandemic-induced shocks, including successive bans on the sale of alcohol totaling some 14 weeks.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