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北亞|日韓貿易戰誰是贏家?

日本去年7月宣布對南韓的氟聚醯亞胺、光阻劑、氟化氫三項半導體原料加強出口管制,

雙方對立了逾一年,到底是日本掐住了南韓的經濟命脈?

還是南韓成功地擺脫了日本呢?

日本去年7月宣布對南韓的三項半導體原料加強出口管制後,南韓貿易協會指出,由於南韓對日本原料的依存度高,氟聚醯亞胺的依存度達93.7%、光阻劑達91.9%、氟化氫43.9%,因此預測將對南韓電子大廠造成極大的影響。

日本後來加碼「第二波」管制措施,將南韓從可信賴的友好國家「白色國家名單」中移除。南韓企業出口可轉用在武器上的原料、技術時都被嚴格控管,辦理相關產品出口手續時,不再享有簡化出口手續的優惠措施。

日韓因徵用工(二戰時遭日本企業強徵的勞工)賠償訴訟問題對立,2018年10月南韓最高法院判日本企業應賠償,勒令扣押其在南韓資產,引起日本政府反彈。日本主張戰後賠償問題已解決,要求南韓官方出面協調,文在寅政府置之不理。

為此,日本政府祭出上述出口管制措施,並強調此舉乃基於安全保障的理由,在世界貿易組織(WTO)的協定上並沒有問題。韓方則認為日本是在報復徵用工問題,並於去年9月向WTO提告。

隨後南韓掀起拒買日貨等示威活動,文在寅鼓勵韓企設法採購國產原料,或改買台灣、東南亞等國家的產品,以擺脫對日本的依存。

南韓政府去年決定耗資7兆韓元(約新台幣1,896億元),推動將主要的零件、材料國產化,並指定100種戰略品目,集中火力達成國產的目標,其中包括被日本加強管制的三項半導體材料在內,約20個品目還訂下在一年內達成「擺脫日本」的目標。

日本方面大多認為,「只有日本可製造高品質產品,南韓若無法進口,半導體產業會很困擾。」事實真的如此嗎?

南韓氟化氫自給率提升

日本《PRESIDENT》雜誌分析,在氟化氫方面,南韓的自給自足比率提高,日本企業的占比明顯下滑。

南韓過去是從日本森田化學工業等兩家公司進口超高純度的氟化氫,但直到今年1月8日,約有半年期間都拿不到日本的個別出口許可,使得進口量驟減,去年一整年的進口額年減45.7%,即使後來拿到個別進口許可後,從日本進口的比例仍然低,主要是因為韓廠轉而從台灣進口或改用國產品。

南韓半導體材料廠商「Solbrain Holdings」和「Lam Technology」因穩定供貨給三星電子和SK海力士,使去年的股價狂飆。據了解,雖然兩家生產的氟化氫純度還不及日本,但已達到相當高的水準。

在氟聚醯亞胺和光阻劑方面,南韓對日本依存的狀況則沒有太大的改變。事實上,日本規定必須申請個別出口許可的氟聚醯亞胺只占一小部分,故韓企仍然仰仗自日本進口。

光阻劑方面,據韓媒報導,南韓能找替代品的產品未達到整體的1%。由於JSR、富士軟片、東京應化工業、信越化學等日本廠商在全球市場占比高達九成,如果無法取得,對想迎頭趕上台積電的三星電子而言,新生代成長力將受影響。

這次日韓徵用工訴訟等對立問題,也引起日本非半導體企業的警戒。《韓國經濟》7月15日刊載,過去豐田、本田、日產等日本車廠旗下的零件企業是南韓企業的大顧客,最近轉而與台灣、越南等國交易。

模具、焊接和電鍍等零件加工相關產業在韓國被稱為「核心產業」。南韓國家產業振興中心指出,核心產業2018年全年的銷售額達165兆韓元(約台幣4.6兆元),約占韓國製造業的10%。

《韓國經濟》指出,現在因疫情影響而需求大減,加上與日企生意泡湯,若政府再不拿出對策,至2020年底恐怕將有30%的韓國核心產業將廢業。

政治操弄 民間企業成炮灰

日韓政治家操弄下的這場貿易戰影響層面深且廣,雙方最後可能都是輸家,有不少無辜的民間企業將成為日韓貿易戰下的炮灰。

精句選粹
South Korea and Japan have been embroiled in a prolonged trade war since 2019-20. At the center of the dispute is South Korea’s demand from Japan to compensate for war crimes committed during the Japanese occupation of the Korean Peninsula from 1910-1945, especially the use of forced labor.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