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陸|地方面子工程亂象

大陸最窮困偏鄉-貴州省獨山縣舉債人民幣400億元建形象工程的弊案還記憶猶新,

四川又爆出類似事件。

大陸地方政府盲目舉債、專案爛尾問題僅是冰山一角。

爛尾工程各地都有,但像貴州省獨山縣「水司樓」這般魔幻建築的爛尾樓,並非如此常見。

日前大陸自媒體一支「看看獨山縣怎麼燒掉400億」的影片在社群網站瘋傳。點擊率將近千萬。影片拍攝許多蓋到一半或閒置的爛尾樓,包括花費人民幣(下同)22億建造仿紫禁城的宮殿、造價3千萬的獨山鐘樓,以及花費2億元建造的天下第一水司樓,如今獨自矗立在山野偏鄉之中,成了百分之百的「鬼樓」。影片僅在B站上的播放量就超過300萬次,甚至躍上新聞熱搜榜。

貧困縣卻舉債逾400億

獨山縣的爛尾工程之所以備受關注,主要是該縣長年名列國家級貧困縣,每年收入不足10億元。但在已被免職的獨山前縣委書記潘志立主導下,大肆興建各類豪奢建築,瘋狂舉債超過400億元,當地根本無力償還。

市場對爛尾水司樓記憶猶新,四川巴中近日也爆出類似情況。陸媒調查發現,規劃占地數千畝、計畫投資數十億元的專案,在巴中遍地開花,然而這些專案目前多處於停工爛尾的狀態。其中,規劃占地5千餘畝的中丹安徒生童話樂園專案、規劃5,800多畝的盤興物流產業園專案,均停工爛尾。

上述兩例,只是大陸地方政府盲目舉債、追求形象工程下,專案爛尾問題的冰山一角。

在大陸政府以發展建設掛帥的政績考核下,諸多地方政府債台高築,這些專案多半是透過由當地政府提供隱性擔保的「地方融資平台」舉債。更有少數地方政府違規舉債,寅吃卯糧,早已入不敷出。

貴州除了獨山縣出現債務問題,2019年包括餘慶、遵義、安順、銅仁、普定等地也相繼爆出債務逾期事件,貴州債務情況持續惡化。

據大陸財政部「地方政府債務資訊公開平台」,從2015年~2020年上半年,31個省份的債務餘額和負債率都呈現明顯的上升趨勢。但若以負債率排名,則以西部省份居前,前三名分別為青海、貴州、寧夏。

隱性債務 違約風險升溫

廣義的地方債除了地方政府直接發行的債券外,還包括大量由地方投融資平台發行的企業債、公司債以及中期票據等債務,後者簡稱「城投債」,通常被認為是地方政府隱性債務的主要成分。由於城投債在金融交易系統裡可以公開查詢,所以其違約情況往往成為地方債風險的風向球。

值得注意的是,2020年下半年為地方政府借新還舊的重要時間點,加上疫情拖累,城投債違約風險升溫,不容小覷。

要解決地方胡亂舉債的問題,中國農業大學經濟管理學院副教授方明月表示,首先是推動地方政府角色轉型。只要以發展和經濟成長為政績考核的定位不變,自然會激勵地方政府借貸並刺激經濟增長。

其次,限制「一把手」權力。每一堆政績工程的背後,都可能有一個腐敗的「一把手」。如果說政府職能轉換需要一斷過渡期,則限制「一把手」權力則是當務之急。

第三,將地方融資平台債務透明化。若要求所有地方投融資平台的各類債務完全公開,並註明是否有地方政府擔保或者承擔連帶責任,這樣不僅可避免「隱性」擔保,放貸機構間的資訊流通也可避免重複擔保和資不抵債。

2020年上半年負債率最高的省份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