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洲|非洲在家上課很難

全球各地因疫情而關閉學校,以遠距教學取而代之,

但對缺電、缺網路等資源匱乏的非洲來說,

這根本是遙不可及的事。

從廣播或電視上聽課、在報紙上刊登數學教材、利用Zoom或WhatsApp上課,這些是非洲學校在新冠病毒疫情關閉期間,學生可以遠距學習的選項。但實際上,在貧富不均、缺電缺網路的情況下,許多學生要在家學習根本是天方夜譚,最後可能導致貧窮地區孩童課業落後,或甚至永遠無法回到學校。

烏干達非盈利教育組織Uwezo經營者娜卡布戈博士(Mary Goretti Nakabugo)表示,「我認為,當前教育是比健康更緊急的議題。」她提及烏干達新冠病毒感染人數約1,000人,尚未有人因病毒死亡,不過和非洲其他地區一樣,由於檢測人數有限,因此可能還有潛藏案例。

但娜卡布戈博士強調,學校關閉使貧困孩童就學權利遭剝奪,「在此刻,小孩完全無助。」

疫情燒出教育危機

儘管疫情打亂學生就學的情況,全球比比皆是,但缺課危機在非洲尤其明顯。當地有80%的學生無法上網,甚至電力也不穩,遠距教學幾乎窒礙難行,就算可以執行,過程也是困難重重。

根據聯合國文教機關資料,撒哈拉以南非洲的孩童退學率已是全球之冠,6到11歲的孩童中,有將近五分之一沒有就學,在12到14歲青少年中,這項比例逾三分之一。

國際慈善組織救助兒童會(Save the Children)稱這場疫情是「我們有生之年最大規模的教育危機」,該機構7月發布的報告裡點名12國的孩童是面臨永久失學的高風險區,其中九國即位於撒哈拉以南非洲。

除了外部協助之外,有些非洲政府已宣布推出支援在家學習的措施,但執行上卻有困難。因為許多地方缺乏穩定電力和網路,就算在報紙內刊登學習教材,但實際上在撒哈拉以南非洲,多數人連報紙都買不起。

以烏干達為例,根據世銀統計,該國2019年的年均收年不到800美元,也凸顯當地的貧困程度。

烏干達政府宣稱將配送1,000萬台收音機與逾13萬台太陽能發電的電視機,但官方已有無法履行政策的紀錄,包括先前曾答應免費供應人民口罩。

在鄰國肯亞,小學與中學在2020年將維持關閉,但這意味該國學子將重讀一學年,過去一年就是虛度。

學童生存受剝削

然而,真正的衝擊恐怕不只是學業中斷而已。挪威米歇爾研究所(Chr. Michelsen Institute)報告指出,關鍵的後果可能攸關健康、水和營養,因為學校常是提供學生穩定環境的地方,學童無法上學,可能使他們無法取得營養的餐點、乾淨飲水等資源。

根據娜卡布戈博士說法,在非洲地區,學校往往是弱勢學生的避風港,不但可提供孩子們家裡無法負擔的資源,還可免於被送去工作或被剝削的風險,女孩們尤其深受其害。

娜卡布戈博士引述未經證實的說法,近期青少女懷孕的人數正在增加。無獨有偶,米歇爾研究所的報告指出,在西非伊波拉病毒爆發期間也曾發生類似情況。

精句選粹
The options for African students to keep studying while schools remain closed seem varied, but the reality for many is that they will fall behind and possibly drop out of school forever.

延伸閱讀

你可能還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