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北亞 |日勞動生產力難提升

日本的勞動生產力低落,

近來受到新冠肺炎疫情的影響,各行各業苦不堪言,

讓人不禁想問,日本經濟還能再更壞嗎?

日本生產力中心根據經濟合作暨發展組織(OCED)及世界銀行發表的數據,統計出2019年版「勞動生產力國際比較」報告,日本每人、每小時的勞動生產力較2018年下跌0.2%,在全球排名第34,不及南韓,且已連續20年在七大先進國家當中敬陪末座。

日本企業因人手不足而擴大招人,也許是對工作不熟悉的新人增加,導致業務效率低。單靠增加人手並不能使企業的業績提升。如何在不同的職場培育新人,使他成為對業績有貢獻的人才,如何讓現有的人才發揮所長,增加工作量,提高工作效率是今後的課題。

不如土耳其、捷克

在牛津大學專攻日本學,在高盛被譽為日本經濟「傳說的分析師」大衛.艾金森(David Atkinson)指出,2019年日本在全球勞動生產力比較中排名第34,被南韓、土耳其、捷克等國超越,真的很讓人驚訝!

艾金森指出,勞動生產力之低,是日本經濟最大的問題。即使在日本經濟顛峰期的1991年,日本排名第26名,也不算高,這是結構上的問題。

1991年日本的勞動生產力是高所得國家的89.2%,2019年跌至75.8%,也是1991年以來的最低水準。日本人的薪資低迷的原因是,儘管生產力變高,勞動生產力卻沒有太大的成長。

艾金森認為,在經濟學上,提高勞動生產力是經營者的責任。日本的經營者一直都沒能提高勞動生產力,究其原因,多多少少都與日本政府的經濟政策及相關法規有關。

日本政府至今一直以小規模企業為中心,即使是不成長的企業、失去經濟合理性的企業也極力保護。受日本政府保護的企業即使沒有下工夫創新,也能維持下去,導致經營者漸漸失去改革、致力成長的動力,導致勞動生產力低的日本企業蔓延。

日本經濟學家野口悠紀雄指出,疫情期間雖鼓勵「居家上班」,媒體也大大報導許多企業都相繼實施,但實際上並沒有普及,因為日本組織的工作方式並不適合居家上班。日本不講成果主義,事務處理和資料處理仍無法運用網路,這也是日本低生產力的根本原因。

居家上班實施率低

日本厚生勞動省和LINE合作實施有關「新冠肺炎疫情對策的全國調查」,在4月12日至13日的調查中,包括事務、企畫、開發等以辦公室為主的工作,實施居家上班的比率平均僅27%,遠不及日本政府希望居家上班能達到七成的目標。以都道府縣來看,東京達52%,但有許多縣未滿5%。

在日本,即使勞工希望居家上班,企業也不允許。在員工的工作成效評估方面,許多日本企業不講究成果主義,仍以上班的時間為評估的標準,在這樣的組織中,坐辦公室變得很重要。

再者,日本的企業組織中,許多事務和數據處理仍不使用電腦、網路,即使引進電腦、網路,也不用雲端,而是用公司內部的伺服器,建構公司內的LAN。為了讓員工居家上班,而不得不經由VPN,成為難以因應駭客攻擊的脆弱結構。

日本甚至還有許多企業仍在紙上作業,事務處理沒有推動數位化,仍仰仗影印機、傳真機等,也沒有利用電郵或PDF來處理事務,更別說引進居家上班制度了。

精句選粹
Japan remains the worst performer for labor productivity among Group of Seven nations.

延伸閱讀

你可能還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