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南亞|疫情毀了成衣加工業

幫歐美時尚品牌代工,成了開發中亞洲窮國脫貧的重要途徑,

但疫情衝擊下西方業者大砍單,

孟加拉等全球主要成衣出口國掀起關廠潮,工人頓失生計。

幫歐美時尚品牌代工生產衣褲鞋襪,成不少亞洲開發中國家賴以改善經濟的主要途徑,數百萬當地勞工的收入隨之提高。這也是為什麼孟加拉貧窮率降低,越南做起製造夢,緬甸經濟受到多年制裁後開始成長。

亞洲工業帶 數百家關廠

然而新冠疫情侵襲全球後,為了防疫北美與歐洲的零售門市被迫關閉,西方品牌取消價值數十億美元的代工訂單,柬埔寨首都金邊、孟加拉首都達卡和緬甸大城仰光附近形成的亞洲工業帶,掀起一波波關廠潮,數百家成衣工廠關門大吉。

這導致數十萬成衣廠工人暫時停職或被解雇,又以婦女占絕大多數,他們好不容易靠在成衣廠工作慢慢擺脫貧窮。領的工資雖微薄,卻能支付三餐、基本醫療及子女手足的職訓教育。

近幾個月來,大批工人返回村莊,被迫縮衣節食及借錢才能過活。亞洲開發銀行(ADB)預估,開發中亞洲今年經濟成長率僅0.1%,是60年來最慢增速。

一家開在緬甸的韓國成衣工廠今年4月收攤後,受雇的22歲女工Zin Mar Oo也跟著失業。高中沒畢業的她,原本月薪是155美元(約台幣4,600元),收入除拿來奉養媽媽,還要幫家裡還債,她母親在村裡市場賣菜,每天賺2美元(約台幣60元)。

柬埔寨有將近250家成衣廠倒閉,包括替瑞典快時尚品牌H&M、法國零售巨頭家樂福等代工的香港悅邦製衣廠(Gladpeer Garments Factory),該廠4月將超過3,500位的柬埔寨工人全數解雇。

全球時尚業早在實施防疫封鎖之前,就迎來銷售重挫的逆風,新冠疫情大流行只是讓頹勢加劇,整個產業很可能洗牌重塑。不堪疫情衝擊,J.C.Penney、 Neiman Marcus Group 、J.Crew Group等美國老牌百貨及服飾品牌,在近幾個月相繼聲請破產保護。

知名企管顧問公司麥肯錫資深合夥人柏格(Achim Berg)指出,產業「大洗牌」可能導致價值鏈的20%到30%企業倒閉或被收購。

產能移往東歐、墨西哥

他表示,西方企業意識到他們過度依賴在遠東地區建置生產線,將來料逐漸轉向「近岸生產」,把供應歐洲市場的部分產能移往土耳其、東歐及北非,供應北美市場的生產線移到墨西哥。

在基礎設施不足且低技術勞力密集的國家,成衣製造業成了驅動經濟的主要引擎。不像生產汽車或智慧手機,操作縫紉機不需多高的教育程度或多複雜的訓練,且低工資更切合西方市場對平價服飾的需求。

孟加拉的出口收入中,服飾就貢獻了將近85%,成衣業雇用400萬人力。柬埔寨每五個家庭中,就有一個的家庭成員至少一人是成衣工人,柬國的出口貨物中,75%是服飾、鞋子、旅行袋,越南和印度也是全球主要的成衣出口國。

孟加拉成衣製造商暨出口商協會(BGMEA)會長哈克(Rubana Huq)表示:「我想成衣業以往的榮景再也回不去,我們將面臨產業劇變。」

世界銀行預估,全球赤貧人口恐因新冠疫情暴增7,100萬、達1億人,是1998年來首見增加,且近半數集中在南亞。

精句選粹
When the coronavirus struck, stores closed across North America and Europe. Western brands canceled orders worth billions of dollars, leaving shipments of sweater and jeans with no takers. Hundreds of factories closed in waves across Asian industrial belts.

延伸閱讀

你可能還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