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洲|領袖重啟面對面外交

世界領袖在疫情期間多透過視訊交流,

但這類遠距外交有其局限性,

隨著各國陸續解封,國際元首謹慎重啟面對面外交。

開了四個月的視訊會議,德國總理梅克爾終於在6月底邀請法國總統馬克宏訪德,歐洲前兩大經濟體領袖在柏林國賓館梅塞堡宮(Schloss Meseberg)舉行會談,這也是自新冠疫情爆發以來,兩國元首首次進行面對面外交。

全球各地的政府官員表示,今年2月以來礙於疫情,各國領袖、部長及其幕僚停止搭機出訪,取消實體會議得以省下好幾百萬美元旅行支出。有外交官指出,經過新冠疫情洗禮後,未來一些非必要集會可能能免則免。

視訊會議機密性低

但防疫封鎖措施也讓政治協商憑添複雜性。歐美外交官表示,視訊會議本質上沒什麼機密性可言,螢幕框框外還有何人在場不得而知,社交距離會擾亂協商步調,雙方不易妥協讓步,很難建立互信。無法進行面對面外交,對歐盟來說尤其困擾,27個成員國是靠彼此間分毫不差的妥協運作,經常在布魯塞爾總部挑燈夜戰做馬拉松式協商。

在防疫封鎖期,梅克爾與馬克宏是透過電話及思科系統(Cisco System)旗下的視訊會議應用程式WebEx,與其他領袖保持聯繫。但德法兩國官員皆指出,高層外交考驗著視訊科技局限性。

一名德國官員提到近來的虛擬歐盟峰會表示:「每場視訊連線峰會都有洩密風險,參與者多達數百人,會議內容即時傳送給媒體記者。」

以往在歐盟總部布魯塞爾召開的峰會是閉門舉行。該官員說:「沒人會公開發言,政治是透過秘密對話形成,但這也關乎到情緒、肢體語言及各國領導人間的親身交流。」

親身交流氛圍不同

不單單是歐洲領袖,美國總統川普也重啟雙邊會談,6月下旬在白宮會晤來訪的波蘭總統杜達(Andrzej Duda)。據熟悉內情的美國官員指出,川普有意在大衛營復辦七大工業國(G7)峰會,想重新啟動國際峰會外交。但梅克爾以疫情為由,拒絕赴美出席G7峰會。

馬克宏表示,他很榮幸成為歐盟鎖國以來,第一個造訪德國的國賓。這位法國元首偏好透過精心安排的國事場合作為外交手段,曾邀請美國總統川普出席閱兵大典,並在艾菲爾鐵塔上的米其林餐廳款待川普伉儷。

馬克宏上個月與俄羅斯總統普丁舉行視訊會談,討論烏克蘭、敘利亞等議題。2小時熱線過程中普丁曾要求清場,讓二位元首獨處討論。

英國和歐盟6月29日在布魯塞爾重新展開脫歐後貿易談判,這也是雙方自2月以來首度面對面協商。有官員透露,英國脫歐事務首席協商代表佛羅斯特(David Frost),對於不能與歐盟代表面對面談判多有微詞,抱怨視訊會議「難以重現協商氣氛」。

然而英國首相強生及部分政府閣員染疫後,強生政府就連內閣會議都不得不仰賴視訊。有別於其他歐洲國家的是,英國政府採用的是視訊會議軟體Zoom,這款有中國血統的軟體引發資安疑慮,歐盟聲稱不符合其安全標準。

強生3月底時竟將內閣視訊會議的照片上傳到推特而挨批,閣員的存取碼和使用者名稱因此曝光。

精句選粹
After months of virtual interactions, world leaders are cautiously restarting face-to-face meetings amid growing frustration at the limits of remote diplomacy.

延伸閱讀

你可能還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