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北亞 |疫情催生共享員工制

大陸在疫情期間風行的「共享員工」機制,

在日本也被廣泛地運用,歇業的業者將員工借給缺人的業者,

可減輕人事經費的負擔,借人的企業也可降低臨時僱人或裁員的風險。

日本總務省統計指出,4月下旬被公司要求暫停上班的員工達597萬人,5月下旬減至423萬人。日本政府5月25日宣布解除緊急事態宣言後,許多人恢復上班,但只有約四成停工的勞工於5月下旬順利回到工作崗位,約五成的人被公司要求繼續停工,還有7%的人因而失業或離職。

厚生勞動省(厚勞省)通過日本全國的職業介紹所調查指出,2020年1月底至7月1日,因受新冠肺炎疫情被解僱或停止僱用的勞工多達31,710人,且這兩個月失業者急速增加,占總數的八成左右。以業種來看,以住宿業和餐飲業為主,製造業也有所增加。

企業求才方面,受疫情影響,各行各業求才意願低,尤其是住宿、餐飲、服務業等。日本4月的企業求才人數月減22.9%,這是自1963年有此統計來最大的跌幅。

求才率低 失業率升高

企業的求才率降低,失業率升高,許多企業為求自保,開始嘗試「共享員工」的機制,這與過去的「工作分享」(work sharing) 有很大的不同。

日本社會因高齡少子化問題嚴重,年輕人的工作意識改變,朝九晚五領固定薪的工作漸不受年輕人歡迎,許多人追求時間的自由及工作的自由,「工作分享」的概念應運而生。

所謂「工作分享」是一分工作由數名勞工分擔,例如,物流公司的配送員,不同的時段由不同人負責。近來興起的「共享員工」則是兩家或多家公司共用一名員工。

《朝日新聞》報導,大型居酒屋連鎖「塚田農場」東京店的負責人佐藤亞希子,因疫情關係歇業至5月底,他被公司分配到小超市「My Basket」(我的菜藍),每周工作三~四天,主要負責收銀和出貨。她表示,剛開始覺得有點困惑,但習慣了就不覺得有負擔,而且超市的薪水加上居酒屋歇業津貼,和以前的收入一樣。

推跨業打工 達到雙贏

IT(網路資訊)業界也一樣,娛樂休閒活動預約網站的營運公司「asoview」因為疫情關係而業績大跌,相對的,消費者宅在家、上班族居家上班使網路服務的需求大增,社長山野智久於是想到讓員工跨業打工,既可不用解僱員工,還可以讓員工有所成長。

現在「asoview」的網路資訊產業的媒合工作由「災害時緊急支援平台」負責,這個平台以東京的網路資訊公司為主,接受員工跨業上班的公司超過十家,實際登記求才的公司則有70家左右。跨業上班原則上為期一年,員工薪資由對方公司全額負擔,且以維持原來的薪資為原則,跨業工作期間結束後,也可依本人及雙方業者的意願決定是否跳槽。

《朝日新聞》引述日本綜合研究所主席研究員山田久的發言指出,「共享員工」可讓員工累積不同領域的工作經驗,再回到原來工作崗位時,應該是加分的,也可成為促進產業融合的契機。

不過,山田也指出,相對的,若發生勞動災害時,責任應該歸屬哪一方等問題也讓人擔憂。共享員工機制被廣泛運用下,政府也應著手制定指標等規則,以利於民間共享員工。

精句選粹
Employee sharing helps companies survive COVID-19.

延伸閱讀

你可能還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