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北亞 |日醫療體系面臨考驗

疫情期間,

許多日本患者都不敢去看病,

直接壓迫到地方小醫院、診所的經營。

日本新冠病毒疫情期間,許多人患了小病都不敢上醫院看醫生。疫情直接壓迫到地方上的小醫院、診所的經營,醫院的房租和人事經費等固定開銷之外,加上口罩、防護衣等醫療資材價格高漲,讓有些開業醫師都開始考慮要關門了。有專家擔心,醫院相繼破產的話,若疫情再次擴大,出現第二波、第三波疫情時,日本的醫療體系恐無法因應。

診所陷入經營危機

在九州熊本市經營耳鼻喉科醫院的院長表示,「3月收入減少300萬日圓,4月減少500萬日圓,自己更是沒有薪水可領。」在防疫對策方面,醫院的口罩和消毒水直到6月都還缺貨,且因醫院傳出有人感染,使得患者擔心得不敢上醫院。

日本厚生勞動省管轄的獨立行政法人「福祉醫療機構」開始提供無利息、無擔保的營運資金融資,至5月14日已有1,858件申請,可看出醫院的經營困境。

此外,接受新冠肺炎確診病患住院診療的大學附屬醫院及公立醫院也同樣面臨經營危機。由設醫學系的日本國立、私立大學參加的「全國醫學部長院長會議」估算,有80所大學醫院若持續維持4月的診療實績,一年將減少約5千億日圓的收入。

城西大學行政學教授伊關友伸指出,「若小規模的醫院陸續關門的話,患者將集中到大醫院,勢必導致醫療體系瓦解,偏遠地區恐怕會出現無醫生區。為因應第二波疫情的發生,日本政府應該提供特別豐厚的財政支援給醫療機構。」

門診患者數大減

位於東京文京區,2019年5月開業的牙科醫院院長橋村威慶指出,與未發生新冠肺炎疫情的2019年12月至2020年1月相比,4月至5月的門診患者人數減少了四成。5月加上黃金周放長假的原因,牙科診所的經營更顯嚴峻。

該醫院所在的文京區原有很多醫療體系的出版社,白天人口約是夜間的十倍,但自4月7日日本政府發布緊急事態宣言,要求企業讓員工在家上班,周邊的居民也因害怕上醫院會有感染風險而都不上門了。

橋村指出,開業當初為了防止院內感染,還裝了四台附有固定式吸飛沫裝置的診療台,疫情發生後,更進一步加強換氣和消毒等防疫工作。儘管如此,5月25日解除緊急事態宣言後,門診的患者仍沒有恢復,過去一直致力於做預防牙周病等的定期檢查、治療,但因政府一再呼籲民眾,盡量減少不必要、不緊急的外出,因此疫情的影響一直維持至今。

東京牙科保險醫院協會6月4日發表的緊急問卷調查中指出,有50%的牙科醫院回答,4月的保險費收入減少率達30%以上。有72%的醫院所使用的土地和建築物都是租的,人事費加房租的負擔相當沉重。

橋村指出,日本政府提供的雇用調整助成金以及政策金融機關的免擔保、免保證的融資不夠充分。本來也想申請經濟產業省提供給營業額大減的公司持續性補助金,但他的醫院2019年5月才剛開業,因為開業時間過短,無法達到紓困特例措施的申請條件。

也有不少牙科醫院院長指出,申請補助的手續過於繁雜,光填申請書就重寫了好幾次,有問題想詢問時,打電話到區公所又接不通,想瞭解更多內容,也無法長時間離開醫院。

精句選粹
Japan’s small clinics are driven to brink as virus-wary patients stay home.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