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洲|疫情終結法式吻頰

法國吻頰的打招呼方式獨樹一格,

但一場新冠肺炎疫情不僅重創法國,

還可能造成吻頰禮文化走向衰微。

在法國,不論是在咖啡廳、辦公室以及幾乎所有地方,人與人輕碰臉頰一直是再正常不過的打招呼方式。

這就是舉世皆知的吻頰禮,在法國文化中已根深蒂固,就跟握手沒兩樣,法國總統馬克宏在會晤外國領袖時也都是以吻頰禮相待。

法國在歷經兩個月的封鎖後終於在5月下旬陸續解封,只不過解封後馬上面臨一個尷尬的問題:法國是否打算要拋卻吻頰禮?

在新冠肺炎大流行的期間,吻頰就跟握手、擁抱甚至擊拳等常見的打招呼方式,幾乎完全消失了。在5月8日紀念第二次世界大戰歐洲勝利75周年的活動上,馬克宏也都在離4英尺遠的地方,以鞠躬的方式和官員與軍方代表打招呼。

吻頰打招呼 人數驟減

其實疫情爆發初期,法國人還是堅持這個打招呼的傳統習俗。根據法國民意調查機構IFOP的所做的訪調,在3月5日法國採取嚴格封鎖措施的前十天,仍有高達91%的人仍然樂於以吻頰禮與認識的人打招呼,但不到三周後,此一數據暴跌至14%。

奧梅拉塞維奇(Pasa Omerasevic)說,「解封後如何打招呼會變得有點不自然,大家都會碰到相同的問題:要吻頰嗎,還是不要,到底該怎麼辦?」奧梅拉塞維奇經營一家叫藍鳥的雞尾酒吧,每天在店內都要看到好幾十次的吻頰禮。

公共衛生官員的答案則非常明確:必須封殺吻頰禮。

按照正確的吻頰禮,其實並未涉及口與皮膚的直接接觸,而是兩頰靠近並發出親吻的聲音,但若從流行病學的角度,兩人共享的空間簡直是一場災難:貼身呼吸、臉頰接觸、雙方口鼻僅距離幾英寸。

世界衛生組織(WHO)全球傳染病風險預防部門主管布萊恩(Sylvie Briand)直言,「吻頰禮就是直接將病毒放在別人的臉上。」布萊恩並認為,法國、西班牙和義大利等國家疫情之所以快速擴散,此一熱情的打招呼方式扮演一定程度的角色。

並非人人都愛吻頰禮

並非只有傳染病專家希望別再看到吻頰禮。對認為吻頰禮有點尷尬的上班族來說,保持社交距離的措施剛好讓他們解套,在法國上班開會時,按照禮儀會前要跟所有人先吻頰。

「對我來說,這是一種解脫,」里昂附近莫雷特鎮(Morette)鎮長皮卡沃夫(Aude Picard-Wolff)說。早在新冠肺炎疫情爆發前,她就給73位同事寫了一封信,告知他們不想要吻頰。她本來是一個守時的人,為了避開吻頰的煩惱,她開會時會刻意遲到。

她無奈的說:「當有人把臉頰靠過來,你真的沒什麼選擇,只能迎上去。」

尤其對女性來說,吻頰禮更像是一種負擔。不像男人可選擇握手,在大眾的印象中,女性好像只能以吻頰來打招呼。

在醫療辦公室擔任接待員的莫蒂爾(AnaisMortier)表示,「老實說,要跟一個不太認識的人吻頰,確實會感到有點奇怪。」但她也指出:「若這個是熟人,吻頰就是種禮貌,這是種打招呼的方式,這時保持距離打招呼就會覺得怪怪的。」

今年30歲的公務員費麗(Fily)最近趁著解封去好友家作客,她說:「我們一見面本能的就想吻頰,但馬上又意識到不可以,想要戒掉這個習慣真的很難。」

精句選粹
Many in France say goodbye to hello kiss on cheek.

延伸閱讀

你可能還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