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洲|義大利解封非兒戲

歷經八周封鎖措施,超過400萬義大利民眾已在5月初重回工作崗位。

不過學校與托兒所直到秋季前仍將關閉,

這也讓出外工作的許多父母,對於要找誰來照顧小孩傷透腦筋。

5月初的早上,義大利街頭再度重現車流與人流。民眾在經過兩個月的居家避疫,如今終於可以重回職場,逐漸恢復正常生活。只不過與2月新冠病毒尚未在該國爆發前的情景相比,如今街上的交通已不如以往壅塞。

逐步解封有利有弊

義國政府目前採取的是逐步解封措施,工廠可以重新啟動營運,至於公園也可對外開放,讓孩童能自由放風。不過社交隔離措施仍將繼續實行、多數商店必須等到5月18日才能恢復營業。此外餐廳、酒吧、美髮院與其他涉及較親密個人互動的服務,則要到6月1日才能對外開放。

雖然在多數確診案例中,孩童染病的機率不高,不過專家警告由於傳染機率仍在,因此義大利與其他國家政府儘管已漸進重啟經濟,但學校仍會繼續關閉直到秋季才開放。

孩童無法回到學校,對那些已經重回工作崗位,無法留在家中照顧小孩的父母,反造成一大難題。在過去祖父母多是照顧小孩的主要支柱,如今為顧及這些年邁的長者一旦染疫,可能危及生命,因此義大利政府要求這些長者必須與其他家庭成員分開,這也導致照顧孩子的重責大任必須轉交給保母或是他人。

雖然義大利政府對於有照顧小孩需要的家庭有提供部分補貼,像是協助支付保母費用,以及准許育嬰假的申請天數拉長,但許多民眾依然抱怨這些措施仍然不夠。事實上,照顧孩童的問題不僅出現在義大利,其他歐洲國家與美國也因為學校必須等到9月才會開放,也面臨類似的困境。

父母在夾縫中生存

父母與孩童保護協助團體Moige負責人艾夫尼塔(Antonio Affinita)表示,「父母發現他們正處在夾縫中生存。」他說兼顧工作與家庭,讓這些重回職場的父母身心俱疲。

公司總部在波隆那的律師波西諾(Caterina Burgisano)就抱怨她可能最後將被迫辭職,回家照顧10歲與8歲的兒子。她表示:「我擔心如果回去工作,我賺的薪水只夠支付給保母。」由於義大利封城措施,波西諾已兩個月沒有收入。

至於她的另一半是電信工程師,大多數時間必須在外面工作,根本無法在白日幫忙照顧小孩。

波西諾表示在與孩子的爸爸商量後,他們決定不向父母尋求協助,他們憂心若請他們協助看護小孩,反讓他們暴露在感染的風險中。即使是雇用保母,她也有諸多疑慮,例如如何得知保母的身體健康,還有她與孩子的相處情況。

心理學家與父母都指出,當義大利進入封城的第一階段,孩童多視為這是某種假期。他們很高興能與父母有更多時間在家相處、培養親子感情。不過當第一階段結束後,父母開始對孩子在家自學充滿壓力。

心理學家貝羅(Rossella de Bello)認為,「身兼多重角色,對父母而言的確是相當困難的任務。」即使他們終於可以因為重回工作崗位而鬆了一口氣,但在同時也因為擔憂孩子照顧問題無法解決,而感到焦慮不安。

精句選粹
Parents returning to workplaces scramble as schools,day-care centers remain closed.

延伸閱讀

你可能還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