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東非|失業憤青上街頭

中東

中東與北非各國相繼爆發反政府示威,

這些抗議行動大多由失業青年發起。

中東與北非地區擁有廣大的年輕人口,但青年失業率卻居高不下。愈來愈多失業年輕人不滿現狀走上街頭,對於當地政府帶來極大挑戰。據世界銀行(World Bank)推估,在2050年前,這兩個地區必須創造至少3億個工作機會,才能滿足年輕族群的就業需求。

過去一年來,埃及、蘇丹與伊朗相繼爆發反政府示威,而阿爾及利亞、伊拉克與黎巴嫩抗議行動更迫使主政者辭職下台,這一切彷如2011年「阿拉伯之春」浪潮翻版。

盼解決失業問題

兩者共同點在於,抗議行動皆由對現狀不滿的年輕人發起。他們要求政府拿出辦法解決失業問題,但最終都落得失望下場。

以阿爾及利亞為例,每三個年輕人便有一人失業。25歲的拉巴(Rabah)便是其一,擁有大學學歷的他做過各式工作,包括民調訪調員、洗車工與電話行銷員等,但他後來因工作欠缺保障、薪水過少而離職。

拉巴表示:「市調中心月薪約2萬第納爾(約165美元),比我身上這件運動服的價格還低。若再加上香菸、食物與交通,那根本不夠用。」

阿爾及利亞去年12月舉辦總統大選,包括拉巴在內的數百萬名年輕人選擇不去投票,因為他們對於政治早已不抱任何希望。拉巴表示:「政治菁英背叛了我們,他們的承諾都是假的。」

伊朗情況也好不到哪去。美國2018年單方面退出核協議並重啟制裁,導致伊朗經濟萎縮、通膨飆漲,失業率高達雙位數百分比。

伊朗26歲民眾爾米雅(Ermia)雖幸運在廣告公司謀得一職,但她擔憂在經濟困頓的大環境下,工作遲早會被搶走。她表示:「我很怕失去工作。許多高級知識份子都在找工作。」

政府無能亂花公帑

爾米雅認為,伊朗經濟陷入危機,執政當局必須承擔最大責任,美國制裁只是次要原因。她表示,當人民生活困難時,無能的政府卻拿納稅人的錢資助敘利亞與黎巴嫩民兵,這令人難以接受。

儘管如此,爾米雅並沒有參與反政府示威與出國謀職的打算。她表示:「許多年輕人前往加拿大、美國或德國追求夢想。但我的親友都在伊朗,這裡是我的根,我不可能離開。」

伊拉克18歲年輕女性海吉羅(Hijran)對於這樣的心理感同身受,但她傾向以實際行動表達不滿。自首都巴格達去年10月爆發抗議活動以來,她與家人便自願為數百名抗議人士料理三餐,食物則是各方捐獻而來。

海吉羅三年前離開學校,原因是政府不再提供免費教科書。眼見擁有高學歷的兄姐皆無工作可做,她也打消了找工作的念頭。她表示:「我們希望整個政府都能改變。我們要的是更好生活,就像其他國家一樣。」

海吉羅期盼示威行動能促使政府拿出具體作為,進而提高民眾教育與就業機會。海吉羅表示:「我們年輕人要的不多,只要家庭美滿、父母健康與兄弟姐妹有工作做就好。」

精句選粹
Anti-government protests have erupted in Egypt, Sudan and Iran. The protests have led by disillusioned youths.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