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洲|非洲恐被高外債拖垮

非洲

低利率助長非洲大量發債,

但未來幾年將是債券到期高峰而引發外界憂慮。

非洲許多國家背負沉重外幣債,讓部分專家擔心全球金融環境持繃緊,可能在未來幾年裡觸發借貸困難的問題。

國際金融協會(IIF)資料顯示,迄2019年止的十年間,不含南非的撒哈拉以南非洲國家負債占國內生產毛額(GDP)比率增加23個百分點至約50%。大部分以美元或歐元計價債券是過去三年發行。

這些非洲國家會大量發行外幣債是因國際投資人尋求較高債券殖利率,加上非洲多國貨幣貶值和大宗商品價格下跌,令這些非洲政府稅收下滑而須舉債籌措資金。

穆迪目前把石油資源豐富的西非國家加彭主權信評列為「Caa1」垃圾級。加彭2025年到期歐元債殖利率在1月24日降至5.23%新低,但新冠肺炎爆發後殖利率立即在1月27日上升5個基點。

加彭今年打算發外幣債

知情人士透露加彭打算向國際投資人發行10億美元債券,可望成為今年最新發行外幣債的非洲國家。

外界把加彭能否成功發債視為投資人對非洲高殖利率美元債需求的測試,觀察新疫情是否衝擊非洲債市。

IIF副首席經濟學家瑞巴柯瓦(Elina Ribakova)擔心國際投資人正把非洲國家推向新類型的債務問題,讓負債可能到難以維持地步。她強調,非洲主權債將在2024年開始大量到期,讓人擔心給已債台高築的國家構成壓力。若整體非洲債市下跌,讓國際投資人態度轉悲觀或把資金撤出,這些國家財政壓力將更大。

尚比亞等多個國家已開始出現財困跡象。根據FactSet資料,尚比亞在2027年到期美元債殖利率,已從發行時約9%攀升至目前逾17%。該國已跟中國大陸就重新議定雙邊債務條款展開談判。瑞巴柯瓦認為,大部分國際投資人並不理解這些國家狀況。

已開發國家公債殖利率紛紛創新低,讓投資人對較高殖利率資產的需求增加,即使奈及利亞、象牙海岸和安哥拉等近幾年大舉發債,卻仍吸引許多國際投資人。

應付債務利息 總額飆升

根據IIF資料,撒哈拉以南非洲國家公債到期高峰將在2024年和2025年,分別償還66億美元和74億美元債務。與此同時,IIF列出16個非洲國家在應付債務利息總額,已從五年前的16億美元大幅增加至2020年的43億美元。

但目前非洲整體借貸成本穩定。標準普爾的非洲國家發行美元債指數顯示出整體平均殖利約5.8%,跟三年前水準差不多。這些非洲美元債跟美國公債間的殖利率差距目前約四個百分點,相較2017年非洲大量發行美元債之前的利差僅高約0.4個百分點。

儘管如此,撒哈拉以南非洲國家發行的歐元債平均殖利率,要較新興市場的均值高2.5個百分點。專家認為這些非洲國家發行以美元或歐元等外幣計債公債需要面對匯率風險。

對於財政和經常帳等赤字居高不下的國家,必須吸引更多國際投資或冒著本國貨幣急速貶值風險,但最終都只會不斷增加其還債成本。

NKC非洲經濟的東部與南部非洲地區首席經濟師尼爾(Jacques Nel)認為投資非洲外幣債的投資人,應不斷關注這些國家舉債後都把錢花到哪裡來評估自己的投資風險。

精句選粹
Cheap borrowing has fueled bond issuance, but repayment deadlines in coming years are raising concerns.

延伸閱讀

你可能還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