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線上酒類廣告惹議

美國

全球多國禁止電視和廣告看板刊登酒類廣告,

但沒有國界限制的網路成為漏洞。

全球多國禁止在電視和廣告看板刊登酒類廣告已行之有年,然而網路無國界,社群媒體對用戶年齡控管鬆散,加上酒公司請網紅代言,讓線上酒類廣告更難監管。

WHO籲政府加強監管

世界衛生組織(WHO)2019年在報告中指出:「線上酒類廣告雖然不是鎖定兒童,但很難讓他們不看到這些廣告。」WHO要求政府加強監管和規範線上酒類廣告。

從紐約市到愛爾蘭再到衣索比亞的主管機關,過去一年來積極掃蕩室外和電視上的啤酒、葡萄酒和烈酒廣告,但其中只有少數對線上廣告開鍘。

研究顯示,合法飲酒年齡以下的群眾不時看到線上酒類廣告,而且常看酒類廣告更容易開始飲酒或是酗酒。

根據醫學期刊Academic Pediatrics近期調查顯示,美國新英格蘭12歲至17歲的受訪者中,高達87%曾在網路上看過酒類廣告。調查發現,越是常看此類廣告,飲酒的機率也越高。

酒產業將社群媒體視為接觸年輕客群的管道之一。起瓦士(Chivas Regal)威士忌製造商保樂力加(Pernod Ricard),將三分之一的媒體廣告預算投入數位領域。思美洛(Smirnoff)伏特加製造商帝亞吉歐(Diageo)表示,聘請網紅寫業配文協助新產品成功上市。

根據研調機構世界廣告研究中心(WARC)數據,2020年酒類產品在線上顯示管道的全球廣告支出,其中包含社群媒體,估計將揚升23%,遠遠高於所有媒體6.9%的增幅。

酒類業者表示,廣告並非針對法令年齡以下的網路使用者,而且他們也遵守規範,確保廣告合法。

雖然社群媒體使用者得達到特定年齡,才看得到部分線上廣告內容,但使用者可能謊報年齡。

「國際理性飲酒聯盟」在2019年11月表示,將與臉書、Instagram、Snapchat和YouTube合作,納入年齡外的其他資訊,以便將廣告向對的潛在客戶投放,例如使用者是否有未達合法年齡的朋友等。

歐洲酒精政策聯盟(Eurocare)政策主管卡茲馬瑞克(Aleksandra Kaczmarek)指出,比起酒類廣告,社群媒體平台似乎更注重防範仇恨言論。他本人主張全面在網路移除酒類廣告。

酒類製造商請網紅代言是更嚴重問題。網紅的追隨者往往成千上萬,而且有許多未達合法飲酒年齡。

年輕人愛用平台Instagram表示,公司正著手為各別貼文設置年齡限制的服務,不過並未透露何時會推出。

社群媒體成禁令漏洞

部分國家早在網路盛行之前,便已禁止酒類廣告,例如印度和波蘭,但社群媒體成為禁令漏洞。

另有部分國家已開始掃蕩社群媒體上的酒類廣告。瑞典擬提案禁止社群媒體出現酒廣告,立陶宛已在2018年禁止所有酒類廣告,包含社群媒體在內,泰國考慮跟進。

協助泰國等國家推行酒類廣告禁令的波士頓大學公共衛生學院教授傑尼根(David Jernigan)表示,由於網路無國界,讓國家級禁令更難推行。(禁止酒駕,飲酒過量,有害健康)

精句選粹
Alcohol marketing on social media is surging, but weak age restrictions are leading to calls for a ban.
你可能還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