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洲|芬蘭提議周休三日

芬蘭

芬蘭新總理馬林支持縮減工時提案,

希望讓全國民眾每周僅上班四天。

芬蘭新上任總理、年僅34歲的馬林(Sanna Marin)日前表態支持縮減工時,亦即每周僅上班四天、每天工作六小時,試圖讓全國民眾兼顧工作與生活。但政府發言人表示,此計畫仍處於提案階段,尚未成為官方政策。

馬林去年8月擔任交通部長期間時表示:「我相信,民眾應該擁有更多時間與親友相處、發展興趣與享受人生。這將是我們未來工作的樣貌。」

去年12月上任的馬林是「全球最年輕在位總理」,她主導的執政聯盟由五個政黨組成,這些黨的領導人全是女性。

芬蘭於1996年時立法保障勞工擁有彈性調整工時權利,員工可依照自己生活方式提早或延後三個小時上工。芬蘭目前仍實施每周工作五天、每天上班八小時的制度。

多國嘗試縮減工時

事實上,鄰國瑞典早在2015年時便在部分都市試行六小時工時計畫,一開始在政府營運的養老院實施,但結果好壞參半。縮減工時雖讓勞工更健康、快樂,但缺點是成本太高、制度過於複雜,難以統一推行至全國。

法國則在2000年時縮減每周法定工時,由原本的39小時減至35小時。同樣的,紐西蘭企業2018年時試行每周工作四天,但為期僅兩個月,該國宣稱此計畫成功改善勞工工作與家庭生活。

軟體巨擘微軟日本子公司去年也嘗試縮減工時,讓旗下2,300名員工每周改成上班四天,此舉不僅提高員工向心力與快樂程度,更讓他們生產力暴增四成。

德國顧問公司Digital Enabler過去也曾試行縮減工時方案,執行長萊茵根斯(Lasse Rheingans)試圖證明員工在短短五個小時內便能完成每日交辦任務。

但該公司於上班時間設下嚴格規定引來批評,像是禁止員工使用社群媒體、限制個人手機使用、同事間盡量不要閒聊等。員工起初對於提早下班感到開心,但後來逐漸感覺到限時完工壓力沉重、休息時間也遭大幅壓縮。

有助提升效率、生產力?

《五個小時的工作日》(The Five-hour Workday)一書作者、同時也是企業老闆的阿爾斯托爾(Stephan Aarstol)表示:「待在辦公桌前八個小時不代表生產力很高。即使是最厲害的員工,全神貫注的時間也不過是二~三小時。」

阿爾斯托爾指出,每天上班改為五小時能提高員工做事效率與生產力,強迫他們做好時間管理。但他也承認,這些試行計畫一開始都獲得極大成功,但長期可能導致員工過於安逸、公司創業打拚的風氣受到影響。他後來決定自家公司僅在暑假期間縮減工時。

大陸電商平台阿里巴巴創辦人馬雲則主張「996」工作制,亦即:每天從早上9時工作至晚上9時、每周工作六天。他認為,他的公司必須比其他對手更努力,否則很快便會被市場淘汰。

馬雲指出,那些不想長時間工作的人,根本無法體會「辛勤工作後獲得的快樂與報酬」。

精句選粹
Finland’s new 34-year-old prime minister wants her citizens on a four-day workweek.
你可能還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