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洲|搶救阿爾卑斯山冰河

瑞士

全球暖化導致瑞士冰河體積不斷縮小,

也讓瑞士人正視氣候變遷問題的急迫性,

主動發起搶救冰河計畫。

1880年美國文豪馬克吐溫造訪瑞士高奈葛拉特冰河(Gornergletscher)時,曾感嘆大自然讓人類顯得「渺小」,諷刺的是140年後的今日,瑞士阿爾卑斯山的冰河正快速融化,反而凸顯人類「自大」對環境造成的傷害。

國際自然保護聯盟(IUCN)冰河學家波森(Jean-Baptiste Bosson)表示:「冰河凸顯氣候變遷問題。」

冰河融化速度加快

過去五年內,瑞士已有四年平均氣溫創新高。夏季高溫讓瑞士境內的1,800處冰河受到影響,估計光是去年瑞士冰河總體積就減少2%,融化而成的水足以讓每個瑞士人擁有一座25公尺長游泳池。

波森推測2100年前,全球主要冰河將有超過半數消失。他表示:「我們試圖了解冰河目前的進展,並試圖預測下一個世紀的冰河演變,結論是就算從最樂觀的角度來推論,全球冰河體積仍會消失三分之一以上。」

蘇黎世聯邦理工學院冰河學家法利諾堤(Daniel Farinotti)表示,阿爾卑斯山的冰河體積在1960及1970年代曾有所成長,但1980年後便因全球暖化而逐漸縮小,至今體積已減少37%,且近年冰河融化速度加快。

他表示:「日後就算我們穩定氣候環境,冰河形成的速度也大不如前,導致總體積持續縮小。」

在冬季體育盛行的瑞士,運動休閒產業已經感受到冰河融化造成的影響,不得不採取對策。以阿爾卑斯山區靠近聖哥達山口的滑雪勝地安德馬特(Andermatt)為例,雪地底下的冰河陸續融化已破壞多條滑雪道。當地居民為了維護滑雪場安全,自2005年起每逢夏季都會在冰河地區鋪上白色帆布反射陽光,避免高溫造成冰河融化。

冰河融化也造成許多河川改道,不僅影響瑞士水力發電,也讓部分河川魚群消失。

瑞士雖在2015年簽署巴黎氣候協議,但政府至今提出的減碳政策效果有限,使人民主動發起公投。這項公投提案主張瑞士立法在2050年前達到碳中和,已爭取到超過12萬人連署並在去年底送交國會。

人造雪幫冰河防曬

發動連署的菲斯特(Celine Pfister)表示:「冰河是瑞士人的一部分,搶救冰河計畫是人民發起的行動。」她強調搶救冰河意味著「完全不用化石燃料、石油、煤、天然氣」。

依照瑞士先前立法設下的目標,今年瑞士排碳量應比1990年減少20%,但政府至今僅成功減少12%。眼看政府動作不夠快,瑞士人決定自力救濟。烏特勒支大學氣候學家歐雷曼斯(Johannes Oerlemans)近年就在瑞士東南部的蓬特雷西納(Pontresina)進行一項實驗,在冰河上製造人造雪,以此覆蓋冰河表面來達到隔熱效果,希望減緩冰河融化速度。

他表示:「這個方法可以套用在任何地區,但工程挑戰性很高,因為我們必須讓人造雪覆蓋1.5平方公里的面積,這代表每天必須製造1千公噸的人造雪。」就算這個做法確實有效,也要花上數十年時間才足以扭轉冰河的命運。

歐雷曼斯坦言民間計畫的效果有限,最終仍需政府加把勁。他表示:「假設巴黎氣候協議徹底落實,一切還有希望。倘若政府毫無作為,我的計畫只會徒勞無功。」

精句選粹
“Glaciers make climate change visible,” said Jean-Baptiste Bosson, a glaciologist at the International Union for Conservation of Nature.
你可能還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