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洲|荷蘭不砍退休金了

荷蘭

荷蘭政府為了確保人民享有全球最佳退休金制度,

不惜放寬會計標準,深怕退休金被砍助長民怨,

卻因此打壞荷蘭制度長久以來的公信力。

荷蘭日前傳出政府考慮自2020年起縮減退休金的消息後,荷蘭人噩夢成真,全國上下湧現激烈批評聲浪。眼看2021年荷蘭大選將至,政府幾經考量後決定政策逆轉。

荷蘭社會事務部長庫米斯(Wouter Koolmees)在2019年11月中宣布,荷蘭退休金制度資產與負債的覆蓋率最低門檻,將從目前94%至95%的水平調降至90%。除非明年荷蘭兩大退休基金ABP及PZFW的資產與負債覆蓋率跌破90%,否則政府將維持目前退休金發放金額。

這項緊急措施雖讓荷蘭人暫時安心,依舊難保將來荷蘭退休金制度能支撐逐漸擴大的老年人口。庫米斯表示他很清楚「人民不希望退休金被砍」,但要讓現職勞工及未來加入勞工市場的年輕人能繼續支持退休金制度,有朝一日政府恐怕還是得縮減退休金發放金額。

全球最佳退休金制度

荷蘭退休金制度規模高達1.5兆歐元(約1.7兆美元),曾獲美世投顧公司(Mercer)評選為2019年全球最佳退休金制度,原因就是會計規則嚴謹、計算精密且由多個基金組成,讓荷蘭人退休後能保有在職時80%的收入。

支撐荷蘭退休金制度的兩大基金分別是規模4,560億歐元的ABP公務員退休基金,及規模2,380億歐元的PFZW醫療人員退休基金。然而,近年在歐洲央行實施負利率的情況下,荷蘭退休金制度估算的未來債務不斷增加,相對壓低資產與負債覆蓋率。

截至2019年10月底為止,ABP退休基金資產與負債覆蓋率約93.2%,PFZW退休基金約在92.2%,雙雙低於94%至95%的最低門檻。庫米斯警告,假設歐洲央行長期維持負利率,未來政府除了縮減退休金發放之外,勞工每月從薪資提撥的退休金也可能增加。

去年9月歐洲央行宣布進一步壓低負利率並重啟量化寬鬆(QE)後,再度面臨各方壓力。荷蘭央行總裁納特(Klaas Knot)就批評歐洲央行政策「不適合現今經濟環境」。

面臨高齡化社會挑戰

除了荷蘭之外,全球多數已開發國家的退休金制度都面臨相同挑戰,因為高齡化社會及少子化逐漸成為已開發國家的普遍現象。

國際組織Group of 30在11月發表的報告估計,全球主要經濟體的退休金制度將在2050年面臨15.8兆美元的資金缺口,與2017年的1.1兆美元相比快速膨脹。這項數字是根據全球經濟成長、各國勞工薪資及退休基金投報率的樂觀情境所估算,倘若日後經濟環境惡化,資金缺口只會更大。

代表國內200個退休基金的荷蘭退休金聯盟主席米詩雷(Shaktie Rambaran Mishre)表示「荷蘭正處於非常時期」,而政府宣布放寬退休金會計標準的做法只能讓國內「暫時鬆口氣」。

為了因應人口結構轉變,荷蘭政府已開始推動退休金制度改革,預計2020年將擬定改革草案,只是改革很可能引起另一波反彈。根據政府商討的改革計畫,2024年荷蘭法定退休年齡將提高到67歲,日後荷蘭人平均預期壽命每增加一歲,退休年齡就得上修八個月。

ING資深經濟學家克拉克(Marcel Klok)表示:「過去從未遇過規模這麼大的問題。」他擔心荷蘭人對退休金制度失去信任會連帶縮減消費支出,對整體經濟環境造成莫大影響。

精句選粹
Record low interest rates are forcing the world’s best pension system to take drastic action aimed at staving off cuts to payouts that were once unthinkab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