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洲|德風力發電遭遇挑戰

德國

由於地方人士反彈日益高漲,

使得德國風力發電計畫面臨前有未見的挑戰,

新增發電量創20年最低。

舒爾茲在上拉姆斯塔特(Ober-Ramstadt)的家中客廳,從玻璃落地窗看出去,可見山谷另一邊的樹木繁茂的山丘,然而這樣的美景不久後就被改變。

因為接下來數月,工人將砍伐一部分的森林,鋪上水泥地基,然後架設兩座風力發電機,每座渦輪機的扇頁將長達200公尺。

風力發電反彈聲浪漸大

舒爾茲多年來不斷反對這項計畫,他認為這些風力渦輪是環境殺手,不但威脅鳥類生態,也會破壞地下水源。

舒爾茲認為,這凸顯德國另一個嚴重的問題,也就是能源轉型(Energiewende)政策的失敗。他說:「德國已經有超過3萬座風力渦輪機,我們不應該再蓋了,必須停止。」

儘管風力渦輪機將如期興建,意味舒爾茲的抗爭看似是失敗了,但這已反映德國內部對風力發電的反彈日益高漲。過去一年風力發電機的新增數量較往年大幅減少,其中不乏因當地人士的反彈而喊停。

2019年前九月,德國新設立的風力發電機僅150座,總發電量514百萬瓦(MW),比過去五年平均新設數量少掉逾八成,也寫下20年來最低新增發電量。

新設風電銳減的情況,已令政治領袖、產業高層和對抗氣候變遷人士緊張不已。德國多年來逐步淘汱燃煤與核能發電,擬以再生能源取代之,目標2030年以前再生能源可供應全國電力65%的需求,成為柏林當局矢志降低溫室氣體排放、減緩氣候變遷的主力政策。

德政府擬在2022年關閉最後一座核能發電廠,接著打算2038年以前停用燃煤發電。若沒有更多的風力渦輪機加入供電行列,這個歐洲最大經濟體可能面臨一個難堪的選擇:放棄原訂的環保目標,或是承擔缺電的風險。

未來恐臨缺電窘境

柏林再生能源智庫Agora Energiewende主任葛拉金(Patrick Graichen)表示,「就對抗氣候變遷所作的努力,目前的情況將是一場災難。倘若我們想達到再生能源占65%的目標,每年必須至少新建4GW(10億瓦)的陸上風力發電。但今年我們可能甚至連1GW都達不到。」

葛拉金認為,眼前的難題分為兩個面向,「一方面政府並未提供足夠的風力發電區域,另一方面那些可用的區域又面臨地方人士的奮力抗爭。」

這場日益加劇的對立也形成奇特聯盟,對抗氣候變遷的環保人士如今反倒與宿敵能源產業站在同一陣線。近期由綠色和平組織(Greenpeace)與德國聯邦能源及水資源公會(BDEW)的能源企業合力呼籲政府放寬野生動物保護法規,以允許設立更多風力電場。舒爾茲堅稱,自己反對風力發電的建造,與氣候變遷或美學觀點都無關,他在意的是德國耗費龐大資金發展再生能源,卻未能確保電力供應無虞,也無法達到大幅降低碳排放的成效,「裝設風力電場根本是弊多於利」。

他相信,隨著愈來愈多風力渦輪機出現在地平線上,愈來愈多反對聲音也會浮現。

精句選粹
Growing opposition and lack of land spark collapse in construction of new turbine.

延伸閱讀

你可能還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