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陸|陸數位音樂平台成趨勢

中國大陸

近年大陸數位音樂市場規模快速成長,

2019年收入預估將突破人民幣百億元。

不過數位音樂仍須仰賴「使用者付費」觀念更加普及…

大陸網路付費音樂市場即將起飛?10月份周杰倫最新創作「說好不哭」在線上正式發布,售價人民幣(下同)3元,上線僅2小時,在QQ音樂、酷狗音樂、酷我音樂等大陸三大網路音樂平台的銷售額就已突破1,000萬元,數位音樂突然展現龐大市場價值,讓各家音樂平台喜不自勝。

市場規模年增逾三成

從數據來看,大陸的音樂產業確實正值春天。根據艾瑞諮詢公布的統計,大陸的數位音樂市場規模從2014年開始快速增長,2014~2016年間,年均增長近兩倍。以2018年來說,大陸數位音樂總收入為76.3億元,而2019年預估將達到103.8億元,增幅也超過三成。

即便數據喜人,但業內資深人士仍認為,周杰倫新歌在線上大賣只是特例。「對大多數音樂人而言,數位音樂版權收入仍微乎其微」。尤其大陸音樂市場和國外相比仍舊不夠成熟,從而導致利益分配規則尚未完善,讓真正處於上游進行創作的音樂人很難分得應有收益。

據中國傳媒大學音樂與錄音藝術學院公布「2018年音樂人生存現況與版權認知狀況調查」報告顯示,大陸有高達三成的音樂人收入為零,近七成音樂人從事兼職工作。高達95%的音樂人都無法僅靠音樂收益維持生計。

具體來看,這一現象背後主要的原因仍是「使用者付費」的觀念仍舊淡薄。消費者不尊重音樂版權或是肆意妄用,都造成了音樂人的經濟損失。另一方面,大陸音樂行業裡有95%作品屬於買方市場定價權,僅有不到5%的作品可由賣方來定價。這種長期固化的市場關係導致了行業利益被掌握在少數人手中,真正創作的音樂人不僅缺少話語權,甚至還可能被嚴重剝削。

儘管多數大陸音樂人和音樂公司目前仍依賴在「C端」(客戶端)爆紅的作品來獲取收益,但事實上還有另種情況存在,就是音樂人保留自己的音樂版權,通過授權來獲得長期收益。隨著「B端」(商業端)的音樂需求快速發展,商用音樂版權平台成為數位音樂的另一種出路。

除了傳統的廣播、影視、綜藝、遊戲等會涉及到音樂商用版權,自媒體、短影音、直播等新興內容領域也在使用音樂,若只透過免費音樂資源,數量相對有限,勢必對影片品質有一定影響,商用音樂平台也成為新一種選擇。

音樂利益重新分配

音樂商用版權平台的出現,正在使音樂利益重新分配、行業降本增效的設想成為可能。而事實上,因為有快速升級反覆運算的現代科技的賦能,音樂商用版權平台已經在提升音樂版權管理方面有所行動。

音樂商用版權平台可以代表旗下簽約的音樂人通過商務談判進行維權。在明確版權歸屬的情況下,進一步針對侵權行為予以追訴並採取求償措施,也是保障創作音樂人以及智慧財產權的必經之路。

過去,音樂的價值與利益的錯配使得大陸數位音樂的行業效率難以提升。惟有通過不斷的降本增效、提高音樂作品在市場的流通率,下一個賣破千萬元的「周杰倫」不再只是夢想。

大陸近年數位音樂市場規模


延伸閱讀

你可能還喜歡